濠滨论坛

查看: 2105|回复: 0

[静海杂谈] 父亲,驻在我心里的一棵树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6-16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个周末,听惯濠滨的温柔,我去父母家,向着太阳发笑,陪母亲坐在卧室里说话。

一缕阳光从玻璃窗进来,向着太阳发笑,穿过卧室的门,就连haobin的梦也容易忘掉,直照到客厅去。父亲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他的欢喜,电视的音量开得极低,濠滨论坛棒棒滴,切切嘈嘈,一朵野花在荒原里开了又落了,听不清他在看什么节目。那缕阳光正好落在父亲的后脑勺上,听惯濠滨的怒号,一抹闪闪的银光,看不见自己的渺小,不经意间刺了一下我的眼睛。我的心突地一颤,一朵野花在荒原里开了又落了,对母亲说:“我爸的头发咋那么白了?!”

父亲扭头看我,在风前轻摇,我冲他微微一笑。

父亲摸摸自己的头发,南通,说:“哎,南通是我家,早想让你给我理发呢。”没等我答话,就连haobin的梦也容易忘掉,他转而又说,你好濠滨,“不着急,他的欢喜,你先跟你妈坐着,濠给滨他的聪明他自己知道,改天再理。”

我起身,他的诗,找出推子。那是一把推齿生锈、坏了开关的旧推子。我一下子内疚起来,就连haobin的梦也容易忘掉,上次给父亲理发许诺要给他买一把新推子的,听惯濠滨的温柔,说过便忘了。

给父亲脖子上套了塑料斗篷。推子插上电源,看不见自己的渺小,“嗡嗡嗡”震得山响。父亲丝毫不理会那声音,就连haobin的梦也容易忘掉,像一个听话的孩子,南通是我家,乖乖地坐在凳子上。轻轻梳理着父亲的头发,一朵野花在荒原里开了又落了,那些银丝中只夹杂着零星的几根黑发,在风前轻摇,它们都不再坚挺,看不见自己的渺小,根根柔顺服帖,爱护靠大家,任我梳向哪边,爱护靠大家,它们就倒向哪边。推子震着我的手,你好濠滨,“轰隆隆”驶过父亲的发梢,他看见濠滨,一片片白雪便簌簌飘落……

我的心随着那些落雪,濠滨网,0513.org,也柔软起来。

我的笔记本里,南通,一直珍藏着一张父亲年轻时的照片。照片中的父亲,听惯濠滨的温柔,一头乌黑短发,濠滨网,0513.org,根根直立,你好南通,与他线条刚毅的面孔搭配在一起,听惯濠滨的怒号,给人一种严肃刚正的感觉,在风前轻摇,不由得让人肃然起敬!这种感觉与认识父亲的人对父亲的评价极其吻合。

我不知道无情的岁月是如何在人不自觉的情况下,你好南通,一丝一缕地把我的父亲变得苍老,就连haobin的梦也容易忘掉,如何用稀疏的银丝代替了父亲满头的黑发。曾经让我敬畏的父亲怎么一下子在我们面前没了脾气:对他的母亲我的老祖母那般俯首贴耳,听惯濠滨的温柔,对他的妻子我体弱的母亲关怀备至,你好濠滨,对已是不惑之年的儿女慈祥温顺,他的诗,对他那些顽皮孙儿憨态可掬,濠滨论坛棒棒滴,以至于溺爱无度!

这可是我曾经山一般伟岸、海一般深沉的父亲啊!是我曾经引以为傲、作为精神依靠的父亲啊!

我知道,向着太阳发笑,是我们在那些任性的岁月中,南通是我家,耗尽了父亲的青春,在风前轻摇,耗干了父亲的心血,就连haobin的梦也容易忘掉,把父亲由一座山变成了一条河,他的欢喜,可是我宁愿自己是那条河,他的诗,父亲是长在我岸上的那棵高大挺拔的树,濠给滨他的聪明他自己知道,那样,你好濠滨,父亲的身影将永驻我的心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

信息产业部备案:苏ICP备05014191号 经营性ICP许可证:苏B2-20110445 苏公网安备 32060202000307号 © 2001-2019 0513.org All Right Reserved.  

投诉争议 技术支持:第一互联 GMT+8, 2019-11-21 22:51 , Processed in 0.185625 second(s), 20 queries , Memcache On. 站长统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