濠滨论坛

点击扫描二维码

查看: 203323|回复: 3

[小说] 好看小说 ∣ 醉驾 丁邦文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2-3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篇小说《醉驾》创作谈
9 h4 ?3 L9 ?9 j(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 f) V. m; h2 d

; V9 J& [/ w&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 F, O. j* Y
4 U  D& ]! R) _. l- t(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5 I2 A6 f* \4 I
狗血,却笑不出来

* J0 t+ w* [  z5 q#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P/ q) U9 ], C
丁邦文

$ T6 ]' J" Z' q  ?  R(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7 x7 G* s. m' {
时下,权力滥用与酒后驾驶,乃是很多人谈之色变的两条“高压线”。可是,当这两条“高压线”交织到一起时,又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
平心而论,刚开始构思《醉驾》这部小说时,我多少怀着那么一点恶作剧的心理。我希望设置一个莫须有的、结局有些荒诞的情境,来嘲笑、捉弄一下那些善于卖弄权势的人。因此,初起的心态不免有点玩世不恭,甚至带有某种痞子劲儿,满以为会弄出一部从头笑到尾的狗血剧。可是,写着写着,我的心情与笔端都渐渐沉重起来,慢慢也就笑不出来了。
不可否认,当今社会,尤其最近这几年,随着反腐力度的加大,更随着法制的日益健全,逾规违法者被曝光、查处的几率显著上升,潜在的风险、付出的代价也越来越大。可是,事情一旦发生在权势人物身上,仍然会有人施展权术铤而走险。有时,即使权势人物并不直接出面,但只要暗中轻轻牵动一下庞大关系网,一定会有很多利益相关者群起响应帮忙助威。更为重要的是,即使面对的是所谓“高压线”,只要碰到真正的权力,无论在法律与政策的解读层面,还是在具体操作实施层面,一定会有许多可供权势者钻营的空子与漏洞。这样的现实,哪里还容许你笑得出来?
一桩醉驾事件,因为主人公是区长的小舅子,因为有区长秘书、区长夫人的操作,因为有各种关系可以被迅速动员与利用,其剧情的精彩性还值得怀疑么?至于事件被置于一个怎样的情境,事情的结局是否足够狗血离奇,还重要么?


5 I( i  y" V7 L2 A(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1 `5 |0 O  ~6 Q- P
作者简介

  a1 H# [+ I1 q: e$ X. L(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B6 D6 z3 O5 C, @
丁邦文,男,1961年生于江苏如皋。曾经务农三年,当兵九载,警察生涯六个春秋。现为南通报业集团编委,高级记者。曾获中国新闻奖、中国报纸副刊金奖。中篇小说多部发表或转载于《清明》《北京文学》《青年作家》《作品与争鸣》《作家文摘》等。出版散文随笔集多部。长篇三卷本小说《中国式秘书》,居多家门户网站读书榜及畅销榜前列,网上总点击量数亿,在全国逾百家省市级报纸、广播连载连播。入选中国十大记者式作家。

2 B# |6 h8 X+ l(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3 ]' ?) o# A1 y( @6 Y作家声音
) I" u0 h6 V/ h(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c0 d7 h$ {, F+ J( ]
9 y# W* M5 T, }1 i(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T& y3 |8 R0 D3 J
) n$ g9 z7 e( a! S(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 x2 \" S# ?! P3 Z导读

被誉为“官场教科书”的《中国式秘书》的作者、畅销书作家丁邦文的最新力作。由领导的小舅子“醉驾”引发的官场闹剧。交警、医院、血液检测中心、纪委,多个部门的官员牵涉进来,复杂微妙而又赤裸裸的权力交换,结果却出人意料……


( R1 e$ m- j  o$ w(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0 D) G- B8 @+ O( q
. c  b4 n( Z.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N8 _* s2 n3 }) X

/ Y8 [1 d0 A! O(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K: Z: r) j3 w' ^
丁邦文

1

“醉驾坐牢!黄哥救我!”

手机短信提示音响的时候,央视晚间新闻正在播放片头,黄万里刚刚洗了澡半躺在床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充满期待地侧耳捕捉着外间浴室的动静。

隔壁小房间,八岁的儿子早已呼呼入睡。过道对面的浴室里,哗哗的流水声依然时断时续不紧不慢,撩拨得这边的黄万里愈发心急火燎,身体里那股燥热更是一浪高过一浪。按照时间推算,妻子杨丽颖的例假今天应该彻底结束,夫妻俩中断了一个多星期的功课又该恢复。如狼似虎的年龄,每到这个时间节点,不光黄万里内心波涛汹涌,就连杨丽颖也格外百媚千娇,其情状甚至不亚于当年的燕尔新婚。

看了短信,黄万里差点惊得从床上蹦起,刚刚还热血沸腾的身体迅即便冷却下来。

天哪,又是这个涂小磊,偏偏这个时候出了状况,而且这次居然是醉驾!

他不敢耽搁,也顾不上多想,赶紧拨打涂小磊的电话,可是那边却关了机。连着发过去几个短信、微信,五六分钟过去了,也是毫无回音。

黄万里对着手机愣住了,一时竟不知如何反应。他知道,涂小磊这回是摊上大事了。当然他更清楚,涂小磊摊上再大的事,最终还得由自己出面摆平,而其中隐藏的艰难与风险,他心里十分清楚。

想到这里,他只得赶紧下床穿衣,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又一个不眠之夜。

今年三十五岁的黄万里,十年前毕业于省师范大学中文系。那年,正为找工作的事惶惶然如丧家之犬,适逢春江市在省城组织人才招聘,以“名校优生工程”的名义,延揽重点院校应届毕业生中的佼佼者。带队的市人事局副局长马相国,一眼相中黄万里中共党员兼学生会主席的身份,亲自面试并拍板签约,郑重推荐给了城区政府办。两年后,马副局长调任城区常务副区长,点名让黄万里做了秘书。又过三年,随着马副区长拨正,黄万里则被提拔为政府办副主任,去年又兼任研究室主任晋升正科职,实际上还是马区长的贴身秘书。黄万里做秘书这么多年,不仅受到马相国本人器重,而且深得区长夫人涂姐的信任。涂姐不同于一般的官太太,本人毕业于省财经大学,在市财政、税务、银监等多个重要部门工作过,现任春江城市商业银行副总裁,无论在家庭还是单位,她都是名实兼备的女强人。即使马区长这种在外呼风唤雨的强势人物,回到家也只能俯首帖耳听命于妻子。不过,不管多么强悍的人物,总有其不堪一击的软肋。涂小磊便是涂姐这个强人感情上的一根软肋。涂小磊乃涂姐的亲弟弟,是涂氏家族几代单传的独苗,比她小整整十二岁。在家庭的生物链上,涂小磊处于绝对的上首端,是绝对的核心,父母、姐姐乃至七大姑八大姨们全得宠溺着,涂姐自然也不例外。这一宠,便惯出了一身的毛病——上学不用心,工作不卖力,到处结交狐朋狗友,三天两头惹是生非。如今三十出头了,对象谈了超过一个排,好不容易刚逮到一个愿意谈婚论嫁的主儿;挂着郊区桃园街办主任助理的名分,基本上是两天打鱼三天晒网。

黄万里自从跟随马区长做了秘书,认识涂姐的同时,便也认识了涂小磊。其时,涂小磊通过花钱点招,外加姐姐疏通,正在省财大下辖的一个三本学院读书。黄万里与涂小磊第一次见面,是在省财大旁边的一家派出所——涂小磊在校外宾馆与女同学开房,同对方男友发生斗殴,被关进派出所了。黄万里受涂姐委托,悄然赶赴省城,通过层层叠叠的同学、同乡、朋友关系,好不容易将涂小磊捞了出来。不料,两个月后又再次受命前往——涂小磊将女同学肚子搞大,需要携两万元赔偿金陪女方做人流手术。两趟省城跑下来,涂小磊算是黏上黄万里了,张口闭口黄哥叫着,麻烦事却一桩接着一桩没断线,什么大学挂科补考啦,毕业报到手续遗失补办啦,驾驶证过期不审啦,汽车违章处理啦,就连参加工作后的年终总结、入党申请、优秀村官推荐材料,都要请黄万里代劳。这些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亦公亦私,公私难分。当然,所有这些麻烦事,无一是马区长亲自交办,其中很多甚至是需要对他刻意隐瞒的。不过,黄万里做了这么多年秘书,无论出于当年省城招聘时的知遇之恩,还是冲着眼下的信任、重用之情,他自然懂得如何为领导分忧,该出面出力之处绝无丝毫犹豫与懈怠。这个时候,出了涂小磊醉驾这一档事,他不出头谁出头!

黄万里刚穿好衣服,杨丽颖裹了浴巾进来。

“半夜三更,你还打算出去啊!”

杨丽颖面若桃花,眼漾春意,浑身香气自娇艳玉体每一根毛孔散发出来。从她的神态里不难看出,对于接下来将要进行的功课,同样充满了向往与期待。

“唉,出事了!”黄万里一声长叹。

“嘁!什么大不了的事,值得你这样愁眉苦脸!”杨丽颖不以为然,顾自往脸上身上涂抹各种护肤品。

“什么了不得的事?哼!天大的事!”黄万里递过手机,让她看了短信。

“天哪!现在连酒驾都要拘留,醉驾可是要判刑坐牢哩!涂小磊往这种枪口上撞,找死哪!”杨丽颖眼睛瞪得如乒乓球。她开车多年,对交通法规自然不陌生。

“唉,谁说不是呢?”黄万里还是叹息。

“那他这个时候发信息给你,什么意思?”杨丽颖明知故问,语气神态都很不满。

“什么意思?一个救字还不明摆着让我出面摆平!”黄万里愤然。

“你出面摆平?这事现在是高压线,你一个区政府办副主任,能摆平这么大的事?先别把自己摆进去就行了。涂小磊发这个短信给你,说不定是奉了马区长夫妇的旨意,他们不好出面,让你站到前台来操作。”杨丽颖一对秀眉当即竖了起来。

“根据这个短信分析,应该不会。眼下马区长正在省委党校学习,涂小磊遇事不敢直接找他。若是涂姐知道这事,肯定早就亲自打我电话,何劳涂大公子发这么个不明不白的信息,还紧接着关了手机。不过,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涂小磊发来这个短信,无论是否奉了马区长夫妇旨意,我都得帮忙平事救人。你也知道,省里巡视组上个月刚刚离开,对区里提出一大堆整改要求,有人硬把其中不少问题往马区长身上扯,这种事他当然不能出面。还有,听说区委张书记有可能升迁市委秘书长,马区长接任书记呼声颇高,他上去了,我的仕途前景也就更加光明喽。这个时候他遇到难题,让我出面摆平恰好是机遇哩!”黄万里既是劝慰老婆,也在开导自己。

杨丽颖听了,脸色马上舒展开来,催促道:“既然是这么个道理,那你还发什么呆,赶紧弄清情况哪。这种事处理得越快越好,最好赶在到医院抽血化验之前,否则就是铁板钉钉了。”

黄万里再次拨打涂小磊的电话,可那边还是关机。查看短信、微信也是毫无回音。

“要不,我给马区长汇报一下?”黄万里准备拨号。

“你傻呀!这个时候向马区长汇报这种事,除了给对方添堵,就是给自己找骂。赶紧给涂姐打个电话,看看她是什么意思。”杨丽颖反而比丈夫更清醒冷静。

杨丽颖说得没错。平时,马区长对涂小磊表面上虽然和善,骨子里却没有丝毫好感。私下,他曾不止一次叮嘱黄万里,离涂小磊要远一点。对于涂小磊的种种麻烦事,全是涂姐一手操办,而且她也反复吩咐黄万里,千万不要告诉马相国。可是,对于涂小磊人生中的紧要事,马区长却又相当卖力,有时还格外认真。譬如,涂小磊大学毕业到郊区做村官,在村里入党,由村官调到街道任主任助理,还有眼下正在运作的转为事业编制,以及将来准备通过竞聘副主任再转成公务员,等等,都是马区长亲自出马。春江人都知道,城区与郊区向来不睦,城区领导很少瞧得上郊区领导,可马区长对郊区却是个例外。在涂小磊上述几个重大转折关口,马区长几次三番到郊区,又是登门拜访,又是请客送礼,算是屈尊俯就、礼数周到了。由此推论,至少看在夫妻情分上,马区长对这个小舅子还是关心爱护的。可是,正如杨丽颖所言,像醉驾这种容易惹出大麻烦的棘手之事,如果第一时间报告马区长,必定会招致痛骂,也足以证明自己这个秘书多么不懂事理!

眼看手机像沉睡了一般,时间却在一分一秒流逝,黄万里只好决定主动出击了。他轻轻拍了拍妻子裸露的后背,说:“你先睡,明天吧。”

“嗯,赶紧想办法,千万别因此惹出什么大事。记住,既不能给马区长、涂姐添乱,又不能让自己脱不了身!”杨丽颖柔声叮嘱。

黄万里明白妻子话里的意思,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2

下了楼,黄万里看看涂小磊还是联系不上,便决定先联系一下涂姐。

他打了涂姐手机,响了几个回合,也是无人接听,估计不在手边。再拨家里座机,响了十来下,终于传来熟悉的声音:“这么晚了,谁呀?”

“涂姐,我,小黄。”黄万里顿了一下,也顾不上什么措辞,说:“小磊出事了,大事!”

“啊?什么事?快说!”涂姐显然不知道情况。

“醉驾!喝醉酒驾车!”

“醉驾?天哪,出事故没有?他自己伤着了吗?”

“情况不太清楚。”黄万里将收到短信的内容及过程简要说了。

“我好像听说醉驾处罚很严重,是吗?”涂姐任职股份制银行,有专车,也有专职司机。她对交通法规不熟悉,亦属正常。

“是的,醉驾要判刑,而且一直查得很严,是谁也不敢触碰的高压线!”黄万里语气肯定。

“那你还打电话给我做什么?赶紧找关系,查清他在哪里呀。这种事情,时间金贵宜早不宜迟,你不懂呀!”涂姐明显有了火气。

“涂姐,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小磊手机关了,联系不上,很多情况就无法判断。我也明白这事十万火急,可又不能太过声张,万一影响弄大了,被别有用心的人胡乱搅和,事情就会很糟糕,不仅对小磊的处理不利,而且对马区长也会……”黄万里努力控制情绪,不使言辞、语气里流露稍许委屈与不满。

涂姐也许感觉刚才话重了,口气马上和缓下来,说:“小黄,对不起,姐也是急昏了。你说说怎么办?”

“我想最好再等等,看小磊是不是能够联系上,提供出更具体的现场情况,那样处理起来才有针对性。同时,我们最好能当面商量一下,采取什么办法既稳妥有效解决问题,又不留下任何后遗症。”

“哦,对对对,那你赶紧来家吧,我们两个先商量一下,看看哪些关系和渠道可以利用。”

汽车开出地下室,黄万里看看已近十点半,距离涂小磊发来短信过去快半个小时了,生怕万一错过了最佳时机,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拨了市交警支队副支队长洪刚的手机。

“喂,哪位?”洪刚声音生硬,语气冷淡。

黄万里清楚对方明知故问,只好热情道:“刚哥,我是万里哪!”

“哦,万里,有事么?”洪刚态度稍显温和,却依然不像从前,且惜字如金。

“刚哥,是这样,我这边有个人可能醉驾了,但本人手机联系不上,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不知能不能请刚哥帮忙关心一下?”黄万里尽可能简明扼要。

“嗯,醉驾可是高危。这样吧,正好今天夜里我在支队总值班,你把当事人姓名、车牌号发过来,有什么情况我们再联系。不过一旦当场查获了,谁也不敢知法犯法,更不敢执法犯法。”洪刚有点打官腔,却也说的是实话。

黄万里连声谢谢,赶紧用短信将涂小磊姓名、车牌号发给对方。然后一脚油门直奔马府。

马区长家位于春江风景区一座名叫江左花苑的高档小区,复式三层250平米,是涂姐城商银行的集资建房。马区长担任人事局副局长时购买的那套150平公务员公寓,一直空在那里;区政府集资建设的那套联排别墅,出租给一家广告公司办公。涂姐年薪高,集资建房只收成本价,他们夫妇拥有这么多套房产并不碍眼。

涂姐四十出头,身材高挑,虽然略微有点发福了,可由于保养得精心,皮肤更加充满光彩与弹性。加之,平常衣着得体考究,又非常懂得化妆,整个人看上去年轻漂亮,充满知识、智慧女性特有的风韵。

时至深秋,夜间已经有了些凉意。涂姐里面穿着真丝睡衣,外边披了一件浅灰色风衣,浑圆的曲线非常优美地衬托出身体的凹凸有致。一股淡雅的香水,很柔和地弥漫在空气里。

“发了短信,怎么就再也联系不上了?”涂姐目不转睛盯着手机。很显然,她也一直在同弟弟联系。

“是的,听到短信提示音,我第一时间看了,紧接着就打他电话,同时发了短信和微信,可他一直关机,没有任何回音。”黄万里翻开手机,调出所有短信、微信,那上边显示的时间足以证明他所言不虚。

“从他发的短信内容推断,酒驾确定无疑。救我两个字,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他当时遇到了危险,这是在向你呼救求援。那么,他当时遇到了什么危险呢?一种可能是被警察当场查获了,还有一种可能是撞了人出了车祸。可是,为什么发了短信就关了手机呢?要么是手机没电了,要么是手机被警察没收、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了。”涂姐双臂抱在胸前,自问自答,且问且答,边踱步边分析。还别说,她所分析的情况,倒是与黄万里的判断完全吻合。只是她顾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却全然忘记了时间的宝贵。

“酒驾,真的会判刑?”涂姐总算回到现实。

“是的,如果真的认定了,一定会进入刑事司法程序,然后党籍、公职全部都要开除,而且会留下终生污点,甚至对子孙后代从事某些职业都有影响。”黄万里点头。

“不行!绝对不行!”涂姐突然双手紧握,举过头顶狠狠挥动几下,斩钉截铁道:“我们家涂小磊绝对不能坐牢!别人不知道,你小黄是知道的,我们涂家就他这么一根独苗,能够在郊区立足多不容易!他现在正接受考核准备转为事业编制,又谈了个小学老师打算结婚。万一因为醉驾受到处理,丢了党籍没了工作,结婚的事一定也会泡汤。加上,我父母年纪大身体都不好,两个老人经受不了打击再出事,我和老马怎么向涂家老小交代?再说,老马坐在目前这样的位置,又正处在政治上的敏感期,到时候肯定有人借机抹黑,芝麻丁点的小事都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稻草哪!”

黄万里频频点头,在被涂姐思路牵引着一路前行的同时,却也没忘记提醒道:“时间紧迫,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

涂姐终于止步站定,说:“人是一定要救的,而且一定要以最快速度,找最得力、最可靠的人救!但是,又尽量不要暴露小磊的身份,尽量不动用区委区政府的关系,最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黄万里一听,感觉太难了,就只好眼巴巴看着涂姐,等她拿主张。

涂姐点开手机通讯录,很快找到一个可靠对象——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梁国明。此人同涂姐是邻村老乡,又是马区长早年党校同学,两家走动一直很频繁。更重要的是,梁国明曾经担任多年市公安局副局长,分管过刑侦、治安、交警,在公安政法系统拥有广泛人脉。

电话一拨就通。涂姐简单客套几句,就把情况扼要说了,却没提涂小磊名字,只说是家里一个亲戚。

“这事谁也帮不了!”梁国明声音很大,而且没有丝毫犹豫,道,“按说你我两家不是一般关系,你们家亲戚就是我的亲戚,但凡能够帮忙的事,我老梁一定尽全力。可醉驾是刑事案件,现在又是全社会关注的热点,也是政法机关查处打击的重点。无论从法律上讲,还是从纪律上讲,这样的刑事案件,沾上了就是循私枉法。前一阶段,因为这事栽跟头的政法干部与公安干警不在少数,很多人丢了饭碗进了监狱。当前这种特殊的政治大气候,网络又这样发达,我劝你还是不要多事。像你和老马这样的身份,不要说是家里一个亲戚,就是自家亲兄弟姐妹,也只能袖手旁观听天由命。另外,我听说省委巡视组正在归拢材料,最终的巡视结论好像有些不算利好的内容。老马接班的紧要关头,谨慎为上哦!”

梁国明的话,黄万里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

涂姐放下电话,愣了一会儿神,接着又翻手机,还从茶几抽屉里找出一沓单位印制的通讯录,其中有城区机关的,也有城市商业银行系统的,还有春江市级机关的。翻了半天,有时拿起电话刚要拨打,想想又放下了,最终还是叹息道:“唉,平时那么多熟人朋友围着转,这通讯录上认识的人也不少,可到了这个时候,怎么就找不出一个既值得信任,又能顶用的人呢?有些人,关系是不错,可未必能够起到作用;有些人门路宽、脑子活、办法多,却又可能是脚踩几只船的主儿,或是别的阵营里的人,喝下去说不定就是一杯毒药。”

看到涂姐一筹莫展的样子,黄万里既心疼又惭愧。他还从来没见涂姐这样为难过。

“你看是不是需要告诉一下老马呢?”涂姐忽然问。

不!黄万里话到嗓子眼儿,却又赶紧咽了回去。做了这么多年秘书,他知道抢答乃第一忌讳,即便面对马区长、涂姐这样值得信赖之人,也往往需要三缄其口,完全弄清对方话里话外的意思再搭腔。

黄万里就这样傻傻愣愣地看着涂姐,眼睛眨也不眨,丝毫不露任何表情。

沉默了一会儿,涂姐似乎自己找到了答案,说:“这种事情还是不让他知道为好,否则一旦出事,他就是长了一万张嘴也说不清楚。小黄哪,看来只能辛苦你了,看能不能在你的关系里想想办法?”

黄万里不敢再耽搁,赶紧接茬道:“我这边倒是有一个关系人,是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的副支队长洪刚。刚才在来的路上,我已经先给他打了电话,今天正好是他值夜班。我把小磊的名字报给他了,但没说是什么背景。洪副支队长说会帮忙重点关注一下,有情况会主动联系我。”

“一个副支队什么级别?科级还是处级?找他管用吗?”涂姐问。

“好像是正科吧。不过,找洪刚副支队长应该没问题。作为支队值班领导,当天夜里酒驾、醉驾、违章的查处都要报到他手上。”黄万里回答。

“哦,那你同洪副支队长关系铁吗?是不是需要花费一些钱?只要能够用钱解决,花多少我都不在乎。”说话间,涂姐转身就从身旁的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道:“喏,这张卡上有大概五六十万,密码你是知道的,随时支取或转账,数额由你决定。”

黄万里连忙摆手道:“这个洪副支队长,同我倒是多年的朋友。他有个弟弟是我大学同宿舍的同学,当年寒假暑假我经常到他家吃住。现在他弟弟留在省城工作,回春江时还会招呼我到家里聚聚。凭这个关系,只要他能办得到,一定会尽全力。在他这儿,钱是一分都不必花,但有一件事恐怕……”

“什么事,你说!”涂姐很果断。

事情其实也不复杂。洪刚女儿去年大专毕业,通过考试进了城区政务中心,是那种劳务派遣性质,按规定只有基本养老保险。当时,同他女儿一起进去的有十二人。一年时间过去了,十二人里倒有七八人转成了合同工身份,有的甚至既转身份又换了更好的岗位,不仅薪金待遇大幅提高,而且五险一金也全都有了更好保障。洪刚为这事找过黄万里多次,黄万里也找过区人社局,可情况打听清楚反倒让他着了难——那批招聘进来的新人,名义上也进行了像模像样的考试,其实那只是做做样子,背后全有过硬关系,光是区、局领导直系亲属就占了近半数。因此,这才有了多数人转了用工性质。剩下的包括洪刚女儿那几个,大多是区外关系户,怎么说也得留在那儿装装门面,否则一定会被人捅出来。局长让黄万里找马区长,说只要马老大一句话,干脆剩下的几个全解决。黄万里当然不会找马区长说这事,因为最后几个就是有人告了状,马区长一怒之下才下了禁令刹车。如果当时草率向马区长陈情,不光事情办不成,反而让马区长心生疑惑,觉得自己这个秘书在外边擅权揽事。因此,他既不便同洪刚说得太具体,却也不好直通通回绝,只能一直将此事挂着。因为这件事,洪刚一家对他都有些误解。

“现在有事求到洪刚那儿,他女儿的事肯定无法绕过去。”黄万里并不隐瞒。

“行,只要这事能摆平,洪副支队长女儿的事我包了!”涂姐态度肯定。

黄万里听了,当即起身,说:“我现在就去交警支队。”

“好,只能让你辛苦了。不过,这事有难度也有风险,万一出现什么……”涂姐有话要说,却欲言又止。

黄万里心领神会,道:“涂姐你放心,事情我一定尽全力办成。最后即使出了问题,无论责任多重、牺牲多大,统统由我一个人承担。反正小磊短信发给了我,我就说是我自作主张,你们根本不知道。”

“好好好,只要你把事情处理好了,姐和涂家一定不会忘记你,姐和姐夫一定会帮你处理好所有事情!”

说话间,涂姐的眼泪就簌簌下来了。正当黄万里不知所措间,涂姐徐舒双臂轻轻拥抱了黄万里,甚至嘴唇不经意在他脸上蹭了那么一下。虽然拥抱只有短短三四秒,却足令黄万里心潮澎湃、感慨万端。漂亮而高贵的涂姐,黄万里平时是用何等神圣的目光,远距离地在心里仰望着、崇敬着。每次面对涂姐,他始终保持3米以上的距离,说话喘气都极力抑制着,生怕口鼻里的浊气冲撞污染了对方。当然,作为男人,黄万里也会在内心悄悄品评鉴赏涂姐,她那瓷器般光洁、质感的皮肤,精致得如同画作、雕刻一般的五官,挺拔而富有弹性的胸脯,加上贵为银行总裁、区长夫人的气质神态,完全令人目炫。可是,刚才涂姐就倚在自己身上,胸脯紧贴着自己的臂膀,好闻的气息热热地呼在自己颈项上。似乎有那么一瞬间,他有点不能自持的感觉,甚至有了某种难言的冲动。可是,那种感觉仅仅闪现了只有十分之一秒,很快便遭到另一种感觉更为强烈的自我否定与攻击。他觉得自己太猥琐、太卑鄙、太下作了。趁人之危实乃小人之举,哪怕只是一闪念的想法也不行!何况她是马区长夫人,是自己一向尊敬的涂姐啊!


……全文刊载于《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17年2期


9 c; r- K# e: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4 W. i8 p. K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2-9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坐沙发,读完。期待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6-29 11:59
  •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7-4-19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真佩服自己可以咽下一大串话然后说个“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7-6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意思!知道一点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站务联系 | 商务合作

    信息产业部备案:苏ICP备05014191号 经营性ICP许可证:苏B2-20110445 苏公网安备 32060202000307号 © 2001-2019 0513.org All Right Reserved.

    投诉争议 技术支持:第一互联 GMT+8, 2020-3-30 05:02 , Processed in 0.297955 second(s), 16 queries , Memcache On. 站长统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