濠滨论坛

查看: 45125|回复: 7

[闲言碎语] 李宗盛和他一生都无法摆脱的宿命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3-20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H0 q  A. Y3 [: ^0 S(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u/ V$ I  W5 e9 Q' }
9 {. N% e; P( p) l(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p1 I2 L% H9 K; B
6bf55f6a9eafa35462fc13fcc5ba4d4c.jpg

9 i& A7 f# D8 D.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2 S5 n1 _5 D; [+ g1 W
74aec1599e65b3872571e5123c4b262a.jpg

, v7 c! O9 ~( W; q(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8 l- J) i+ N8 n- k
1975年6月6日,台北中山堂,刚从台大研究所毕业的创作歌手杨弦举办了一场“现代民谣创作演唱会”。唱完一系列舒缓的英文歌后,杨弦演唱了余光中的诗作。弦寂音落,生发于台湾的中国现代民歌运动由此开始。

/ B  x+ p7 h- y9 ?4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6 b9 ]6 ]" R( C+ i3 m
% `# q% m  u0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 B' M# }$ ]
不久,杨弦出版唱片《中国现代民歌集》,首版三万张,四个月再版三次,以星火燎原之势俘获了一大批音乐爱好者的心,台湾从此进入校园民歌时代。无数青年人抄起一把旧吉他,开始吟唱岁月的忧愁。而在此旋风之中,有个非常不起眼的年轻人将在十年后脱颖而出,深刻影响到整个华语乐坛。

: N5 p8 S; s8 x5 P(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9 u: {% G2 U! A8 u4 J. `
3 S" S6 O& p4 O9 ?: D(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9 t: c3 ]2 e3 I$ u
这个年轻人,就是李宗盛。

! b( [- B7 `+ _' C*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M( [  d( a9 {; A
- z6 m0 E6 ]( c, g(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2 C0 q+ u& J3 J
杨弦举办演唱会时,17岁的李宗盛还是明新工专一年级的学生。那差不多是李宗盛少年时期最暗淡的日子。当时小李一脸青春痘,成绩烂得一塌糊涂,根本不知道未来在哪儿。周围没有一个人看好他。更糟心的是,这种被瞧不起的困境是从小开始的,以至于整个漫长的青春期,小李都以为自己会成为跟他爹一样的男人,这辈子就这么匆匆交代了。


: X* O* W. D% w) f(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7 {# J" @. h2 i
李宗盛的父亲是台北一家瓦斯行的老板,母亲是中学教员。夫妻两人望子成龙,偏偏李宗盛脑袋很不灵光,初三了还不知(a+b)的平方怎么算。

$ v$ F! X+ ?* u) g3 k(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R0 h8 W5 D# c" P" n
. A( ]% M2 Y8 Q(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C. ?- ^- N! \! t
笨到连高中都考不上。

8 t2 A) [+ A6 n/ q(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s1 V! A9 }- i, E: `
9273f9a469e5b1c40d011e5dbfca0d6c.jpg

: t5 ]9 R& S+ q' l: X(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0 s% w5 R3 J. Q( Y) C
  U- t% u% y" i  j7 S(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w# c' Q# ~' F2 z
老师的孩子考不上高中,说出去都是个笑话。一日,有人给李母推荐了个补习班,说保准能考上。送李宗盛去了,听了十个月,几乎天天挨打。在那个升学为王的环境里,老师都很粗暴,打起学生来都直接用饭瓢照脸呼过去。本来已经是笑话了,还总被拎起来教训。李宗盛自然感觉很受伤。

1 Z! V1 j! ^* p1 F7 p(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4 w! f$ |+ O* b
8 K" \0 o9 h2 n* n$ a(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Y  N4 ?" t. A+ r' N
更叫人受伤的是,转年考试,班上就俩孩子落榜。一个据说有点轻微的智障,另一个就是李宗盛。得知儿子落榜,母亲做饭时默默无言。那个暑假,姐姐带着李宗盛报考各种学校,私立高中、教会学校,全部将他拒之门外。出于对音乐的喜爱,李宗盛也曾壮着胆子跑去考国立艺专。两门功课,听写和试唱,一个记谱一个看谱,结果全考了鸭蛋。拿他自己的话说:

5 j8 S4 p! U3 m" i, r(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7 n( q) o2 R* {3 Q* C
8 a8 y9 e; B1 _  \" V7 _(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7 d9 T  Q1 C: d
“当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是一个可以在社会中存活的人,每走一步,就会被人一再告知,你注定会成为一个没出息的人。”


0 I* z8 x) c# e7 g(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I) T% U" `( K' o9 i
这便是李宗盛郁郁不乐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没有才华,没有颜值,甚至连希望也没有。为了继续有学上,李宗盛不得不在16岁就去到离家60公里外的新竹市念工专。少年季节里的心情只能用无助来形容,每次坐火车去学校,明知道自己回校读书也前途渺茫,为了让家里人放心,还是得去。

" h4 }( V, z7 m: S(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 Y, q8 ^% l
0 C1 A3 q5 |- o5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O- Y, `( @: @7 Q, y
17岁那年的中秋,从家中回到学校,当时夜已黑,李宗盛孤零零地走在校园里,感觉心门上有种十分沉重的东西压迫着自己,令其不得喘息。在万分痛苦中,他写下《一个人》。这首歌最终成为《生命中的精灵》的压轴曲目,在十年后才得以发表。直到那时,他才算穿越了心头的茫茫黑暗。

5 }5 {# `) S) i(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4 y, K1 d( f$ F9 q- ]
8 p/ Y3 c3 C# }- V(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0 i+ e3 `  M- f/ U
这一切,都归功于一把吉他。

" V/ v* @' K8 c' m(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9 M, `- R; j! C
6 }8 o& P. _: c(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1 @- g, ~" x) Q
( c+ N/ H# ]" z(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f% r0 w$ l2 `. A
613dd232b903e24c7bd4148064c7729c.jpg

% v# L- u' M7 y! S$ ?7 d(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0 J( e2 g' a7 E
念工专的李宗盛依然笨得无可救药。读到第五年,同学都毕业了,他才修了50个学分,欠了学校200个学分。无可奈何,只好继续闷头念下去。可想而知,无论哪个父母听到这消息,恐怕都觉得这孩子没救了。

9 k- y+ V7 G( z' C5 J(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0 U4 D- o" B7 P  `
( v+ K. P5 r, \* y(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p0 Z- _; O! m8 y
李父李母没想到,儿子阿宗在14岁时碰到的乐器,会改变他的一生,乃至改变今后整个华语乐坛的风貌,成为华语音乐史最重要的一段音符。

- }6 I9 \' X! I(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4 i2 F+ J) E' H/ y
" D9 H2 F( x+ l; t(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a. a5 g2 G* `
北投地区民间音乐丰盛,布袋戏、歌仔戏天天演。李宗盛也爱看,当时跟他一样爱看的,还有个比他大两岁的叫陈明章的邻家孩子,也就是多年后为侯孝贤电影《恋恋风尘》做配乐的那位音乐人。陈明章家里有把吉他,日日弦音,很让14岁的李宗盛羡慕,没事儿就跑去学,两三下就通了。

% u' X* Y! a7 v(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y: s4 \' C/ L4 p- i& o
( `5 S: U1 {$ w% Z(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 i4 r& a& v7 Q
后来李宗盛念叨:“真不敢相信,如果我没遇到陈明章,没有拿起吉他,我的人生会是怎样。那时我没朋友没女孩喜欢,整天就抱着吉他。”

3 a$ }2 e8 p( F(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0 ^- e% G* P9 z" C
读工专时,唯一能让李宗盛找到存在感的,就是音乐。民歌运动袭来之际,他毫不犹豫地投身于洪流之中。1976年,李宗盛找到明新工专的张炳辉和江学世,几个好朋友凑成木吉他合唱团,开始玩儿乐队。由于长期不自信,小李上台唱歌总是很紧张,紧张到西装裤腿线都一直抖。

$ E% S+ P2 W$ G, l1 D! h(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O* I& m9 Z$ O  ^1 _
cfa7e28db1fd061102d36f31e79f8c4b.jpg

& p6 R# t( {7 j(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R, P& J) Z9 b4 E
/ m% M) y4 q. k(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1 D' d0 H6 p9 U& t8 k. i
每到假期,小李白天帮家里送瓦斯,夜里就跑去餐厅唱歌。家里人希望他能自食其力,但从不觉得唱歌是个正经营生。所以李父对他的态度是:“喜欢唱可以去,但毕业后还是回家来送瓦斯吧。”没想到,木吉他合唱团不但在台湾校园民歌大赛中连连获奖,崭露头角,还在1980年与宝丽金唱片公司签约出了一张《木吉他作品全集》。慢慢地,李宗盛开始对音乐有了一点想法,开始觉得自己并非那么一无是处,人生开始长出了一些坚实的东西。


' i4 H3 q6 m& s0 V9 f(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v. Y; D# v: j
原本晦暗的日子,变得明亮了一点。

7 O2 Q* Z$ J. @6 J5 X(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9 ]. d$ K! j- r
$ P/ ^7 J% s" m(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U% v# y8 u6 R  ]
据台湾乐评人马世芳回忆,他年幼时,台湾民歌运动的参与者经常在他家聚会,李宗盛也是其中一员。那时小李其貌不扬,却频频逗乐,似乎是在用健谈来掩饰内心的自卑。直到有一天,等其他人都走了,李宗盛还跟马世芳的母亲谈到深夜,满脸忧虑。李宗盛走后,马世芳看到了留在桌上的一张成绩单,上面的分数惨不忍睹。或许从那时起,李宗盛就认准了未来的方向。

) Y( o+ P7 H( C& I. q(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2 A: e8 g; a4 C( ?
5 e: ^) |" g$ @5 z(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Q2 C6 l& M7 C! ?/ G0 a
然而前途究竟是渺茫的。

+ L( D! n9 n- M$ f(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_# H: W4 O. T
1 |/ ~# p; i9 m3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 O8 N1 j3 W
因为服兵役关系,木吉他合唱团最终解散。为了拿到毕业证,李宗盛还在学校里苦苦煎熬。熬到最后,实在念不通,只能肄业而去。这一回,真的是只能老老实实帮家里送瓦斯了。每天背着一把吉他,驮着瓦斯罐穿越北投的大街小巷,送完瓦斯后,又匆匆赶去西门町的民歌餐厅演唱。

  e( t. V' E. {! o  G  r(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0 ^8 J6 `0 N/ T
0 ?$ W! F  H. G3 o(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N6 `) T5 z1 z
那时的李宗盛,不过是个不知名的小喽啰,要说靠音乐养活自己,无异于痴人说梦。这种分裂而无望的生活,直到他24岁那年才算彻底结束。多年以后,他把这段经历,写进了《阿宗三件事》。

. L' d. q/ h. i' T5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e: r' `9 A' q1 u
幸好1980年,小李遇到了郑怡。

0 Y2 H/ ]- j( K! _' E  g(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 h; E0 R/ j

2 }* N+ C. m+ ?  S& t(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6 i- ]5 s1 m# j) |
ee700a546afaa83256233464bf860bb1.jpg

; b- [" j+ V1 `2 N) Q(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0 ~  {. W+ m+ J0 u
所以说天无绝人之路,李宗盛20岁出头时虽然一文不值,偏偏追到了在台大历史系读书的郑怡。校园民歌运动中,郑怡以一首《月琴》杀入乐坛。这首歌本来是要给一个叫李建复的民歌歌手唱的,也就是《龙的传人》的原唱,结果半路被郑怡劫走,一唱就唱进了唱片公司。

3 t1 Y$ J! z" m: S(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2 X/ L  h( b' m; ?
好多次唱片公司开会,李宗盛屁颠儿屁颠儿就跟着郑怡去了。圈里人认识他,但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直到一天,公司要给郑怡制作《小雨来得正是时候》,开完会时,李宗盛一个劲儿地跟郑怡吹,要是自己来做这张专辑,会做成什么样子。万万没想到,1983年6月,在两岸关系还很紧张的年代,《小雨》的制作人也就是写《龙的传人》的那个侯德健,居然偷跑回大陆,留下一群人众脸懵逼。没几天,李宗盛就接到一个电话问:“要不然你来试试?”


. S* ]* S6 r% C" },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e5 x& o/ ~0 ^! ^+ }# p
像是一根绳子,向幽暗的深井坠了下来。

3 x' K  H, ^9 G% z2 p4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4 ]3 K# @6 u: O
2c4dac14a7b72cef8a25b904679d0a55.jpg


9 I! r  k- R( X  B$ D0 y(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p4 y  S5 d5 s2 G+ j$ M
总不被看好的李宗盛当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事实证明他确实有音乐上的才华。1982年,《小雨》一曲蝉联台湾《综艺100》十三周冠军之久,专辑更是一路畅销,女友郑怡一炮而红。在郑怡的一次演出中,24岁的李宗盛站在幕布后看到女友接受万众欢呼的场面,整个人都呆掉了。

$ `- x1 p' f! Q4 h  M(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X3 V% `" a5 n9 ?* _" |
* \" a8 D# ~) ?! L(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3 t# c+ J8 i) F5 J) d
“这是真的吗?这是我做的事吗?让一个平凡的大学女生变成这样的人。我深深地以此为荣,我觉得太棒了。”

8 e( W. u2 t5 S. q: g, V(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b1 B5 ~% f! h& r; D' Q
1 H8 ~, ^  I% Y6 N(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4 T; K  V0 i% g1 {
当时李宗盛就下定决心,不做歌手,不当明星,而是做一个幕后,用音乐把那些拥有漂亮嗓音的人送上舞台,会更有成就感。

" j% W3 l# o3 I8 p(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1 W2 T3 B8 c0 P
, P; x; N# [& m(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5 K" T3 t% p3 t3 D
如果说《小雨》是李宗盛的入行之作,那么接下来他帮张艾嘉制作的《忙与盲》,算是彻底站稳了脚跟。1985年,李宗盛和张艾嘉合作出演《最想念的季节》,随后帮张艾嘉制作唱片。要知道张艾嘉上一张唱片的制作不是别人,是帮她写《童年》的大名鼎鼎的罗大佑,教父级的人物。而且这是李宗盛加入滚石的第一张作品,要是搞砸了,后面的路就不好走了。


结果呢,在日后评选的“台湾百佳专辑”中,《忙与盲》排名第19位,并开启了台湾“概念专辑”之风,让所有的歌曲为一个主题、一个歌手的灵魂服务,宛如一部有声电影。专辑一发行,李宗盛就被滚石列作了王牌。


4 n) t" `& Z) o3 R% R(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8 F/ V/ B2 j- C7 ?9 y+ Z
时隔一年,李宗盛出版个人专辑《生命中的精灵》。

  T6 {1 U4 ~2 R9 k(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8 H: Y4 g+ g% ]& [
6d3bc29f4f4527deb32abb9559c9440e.jpg

9 f' `+ S/ c6 l1 H(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d# E2 f7 k6 g; P
6 ~5 I7 v% i  M(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y5 ?* }3 G2 i3 y
正是从这张唱片开始,他奠定了一生的创作基调。彼时,李宗盛正追求一位姑娘,为爱所困,百般折磨,到头来姑娘还是离他而去。一天,好基友、也是后来挖掘魔岩三杰的张培仁到他北投家中做客。李宗盛写歌,张培仁就在一边打游戏。玩儿着玩儿着,李宗盛忽然说我给你唱几首歌听听。抱起吉他就唱,全是为那个女孩儿写下的心曲。唱到动情处,小李便潸然泪下,无法继续。

8 {( o8 ~) Y6 z& S(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 c/ |+ `, i) G
! K' a7 r/ P8 E. D(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V2 W" v% [/ U
那几首关于失败恋情、从个人经验出发的作品,是李宗盛打开日后创作天地的一把钥匙。那些隐秘、平凡的情绪,从他内心中来,然后像被邻家大哥娓娓道出一样,毫无阻隔地流淌到听者的心中去。

: H3 j  y, H( v3 f(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 T8 D0 \) R/ n7 y
9 F1 D1 k) z$ A(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2 l; G) k" p3 P* Y5 \
在此之前,放眼华语乐坛,鲜有人如此写歌。即便有人写这样的歌,也很难像李宗盛那样挖到人心中那么深的地方,把自己的心绪袒露得那么彻底,又让听歌的人觉得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在剖析他们自己。

7 X1 D. W/ C$ }8 D+ a(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u# P0 z& u' c
5 I  z& Z6 ?, E(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y7 p% i9 ^9 r6 w
《生命中的精灵》卖得并不怎么样,却对华语乐坛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 p: C% _; w" H5 A7 j(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k  i; l% H6 ~& f) ^8 ~
, x5 p+ K% y, n(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X# i1 d9 w* ^
拿乐评人马世芳的话说:

$ n/ \6 U. G* f2 {# k. U(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9 P) S- ]) P- c) g
3 t, P' o# C7 U: [8 l(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F! l. h8 j7 E
“在那之前,我们说罗大佑、侯德健,都是大的叙事,关于时代,都是大我,充满了集体主义气场。到了李宗盛这里,台湾的歌才开始从集体主义走向个人主义,都是小我的小情小爱,小的期待和幻灭。而李宗盛又总是能够从这些生命的琐琐碎碎中找到诗的光芒,从鸡毛蒜皮的私我中写出史诗般的气魄。”

: j5 Z$ L/ x: \8 q(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1 s9 e7 d- v! _# W
那是1986年,李宗盛迎来了属于他的时代。

# K# ?2 O: m  a* v4 A(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Y! M/ g& V* h9 [
- e# a4 M1 c2 R, ]3 g7 i(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X' B& W# Q! G: I
5 h& ?5 @  O$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5 Y$ d3 x8 W* c
d843257c4feeba639043cb5401b77e59.jpg

滚石时期的李宗盛,开始展现出点石成金的魔力。

1 g: m0 N2 m* o1 Y(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v( U4 F  [4 i4 C  S
/ N) Q) Q' A6 R(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f/ x: I, i; ^6 J
那些年,经他手捧过的歌者,没有不红的。

* W3 A! _/ _) F0 s(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I: q9 @3 H& b
6 A& n! ]: {$ h(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R/ u$ T' T# U& o& q- O
陈淑桦早年只是个没什么辨识度的歌手,走的也是玉女路线,后来遇到李宗盛。李宗盛一见她,让她先把长发剪了,塑造独立的女性形象。一首《梦醒时分》送她,很快就将其推上职业生涯的巅峰。

4 a/ J( f  ^' t$ z, s(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 b) ]/ `7 e7 P. F9 x
& W, f/ W1 T+ k(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 \* S# B  p) o2 w5 V
长得丑不啦叽的赵传,工作室被烧毁一度陷入绝境。李宗盛给他一首《我是一只小小鸟》,一夜间就红遍大江南北,不知在深夜里激励过多少人的心在KTV里抚慰过几多寥落的心情。然而这还不够,一次巡演,看到赵传受万千人追捧,小李心头一皮:“这小子这么丑,靠我一首歌混成这样,不行,不能让他这么得意。”转身写下《我终于失去了你》,让赵传在歌中失恋。

! m" Y& \0 K. a& B6 Z(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H& l+ j; d# m' `' W
2 O: l: _6 m% x0 a(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8 ~6 v- ^, r4 V4 N8 p7 e
还在西餐厅里唱歌混得灰头土脸的周华健,就因为李宗盛一句“你歌唱得不错,跟我走吧”,然后凭借《心的方向》改变了人生;18岁时并不显得鹤立鸡群的梁静茹,只因为李宗盛的一双慧眼,就辗转到台湾,唱出爱恋的《勇气》;最嚣张的五月天,寄给滚石的作品都被丢到垃圾桶里了,李宗盛一个电话打过去:“你好我是李宗盛。”那头来一句:“你是李宗盛,我还罗大佑呢。”

/ b% r) a# I5 N% Q, q(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J6 O- c! t1 ]5 T1 E
( P0 ]: F* Q2 e" r(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d" r% t5 d% c
李宗盛也不气,给他们机会后千叮咛万嘱咐:“你们一定要唱自己写的歌。”

0 |) y+ G+ L) w+ K+ j( O(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0 a3 V  p! t. q, U. E
( P8 E! z7 j9 _; L, a  a(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l: J: ?) w2 ?
那年月,每个经李宗盛捧红的歌手,都会留下那么一两首金曲。如果说罗大佑的作品是台湾社会的手术刀,那么李宗盛就是一双能看到凡人心底最深处的眼睛。他用最简单、直白、一点儿也不花哨的词作,揭示着芸芸众生在红尘中打滚时遇到的那些期待与幻灭、伤感与悔憾。

' g- E/ }7 p! [2 b/ S(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6 I# h, ~9 c4 Q( {6 R
39ceff555a4fa95ada96c01038916f40.jpg


1 I, e9 N) G* j5 M(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W& r/ R" [- X& i* h
还记得1990年,金智娟在香港偶遇一位北京来的舞蹈家。回台湾后,思念至深,难以自拔,常常写信给对方,为求一见,四处走穴,攒了半年积蓄奔赴北京,后来才知道对方早有家室,不得不退出,留下一身伤痕。李宗盛听完金智娟的这段往事,一天在吃牛肉面时,拿起餐巾纸,疾笔写下那首《漂洋过海来看你》。金智娟拿到歌后,在录音棚里唱到崩溃大哭。

- r1 F6 f" x; ]% c(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1 d& Y1 W9 m1 P
4 d7 K4 z) @% [5 L6 v(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7 R; l9 L) v0 \1 s
这种事,李宗盛不止干过一次。为辛晓琪做唱片时,对于辛晓琪一段爱得很苦的恋情,他已了若指掌,很是能够体谅那份爱的绞痛。他把《领悟》拿给辛晓琪时,辛只是看到歌词,就已经绷不住了。传闻当时有其他制作人听了小样说:“这歌要是能红,我头送给你。”没想到辛晓琪一唱,就爆发出了远超于旁人数十倍的能量。《领悟》从此成为难以超越的经典。

& {: C& t1 O5 J& p# k(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c% x# t% e, n( e
. {* {  O0 c) \+ I(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W  f# ]6 l( ?
为什么李宗盛就能做到呢?无他,只因为他进入足够深。拿村上的比喻来说,每个人都要往自己的内心深处打一口井,那是非常孤独的事。但是,只要这口井打得足够深,深到最深的地方,就会将我们和别人连接到一起。而自始至终,李宗盛就是打井打得最深的那个人,他写的那些经典,不止是写别人的故事,也是在写自己心中的隐秘。那些经岁月堆积的情绪,抽丝剥茧,入木三分,而打到最深的地方,就将他心里话,和歌者心里的话,和听众心里的话,紧密地连接到了一起。他把个体的平凡、琐碎,发酵成了普遍、永恒的共鸣。

, E" ]/ x) f5 i  r( X(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x2 e! a. L/ P  ~
一本好书,会成为劈开我们内心海洋的斧子,一首好歌也当如此。

5 D% |+ {5 q# U(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h0 x  d) u6 ?! B
0526f4568a50168609e47494955614ef.jpg

  o% D/ T: v: D  s/ h+ v(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T: [7 `2 C8 t/ }
, ]9 U& X. c2 u4 r(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2 r3 Y0 Z+ _" @
当然,能够打井的人,不止他一个。而李宗盛更胜一筹的是,他写的东西,通篇都是大白话。没有烂大街情歌的矫情和伪饰。写好看就是“春风比不上你的笑”,写无奈就是“走吧走吧,人总要学会自己长大”,写情感流变就是“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写挫败就是“想要飞却怎么也飞不高”。哪怕是比喻,也是精巧、贴切,而不是华而不实,一句“爱恋不过是一场高烧,思念是紧跟着都好不了的咳”,就把多少人的生命体验,浓缩到了极致。

  K: b1 Y$ S'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j* A  b! O+ Q) N. H2 X
这种叙事手法,一样是在写《生命中的精灵》时就定了型。记得当时李宗盛进棚录歌,录了半天都没找到合适的唱法,总是不能顺畅咬合歌词和旋律。录音师徐崇宪就说:“小李啊,你要是唱得不顺,就干脆念出来。”李宗盛一试,果然顺爽许多。打那时起,他就形成了独特的念白式的“李式唱腔”。而李宗盛也领悟到,每创作一首歌曲,就是一次诉说:

' D5 x# w1 M9 i(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O3 U% L( g8 E: R: t
4 v+ G! r6 E: ~' j(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C& w: C/ A% Q3 f
“唱歌,其实是说话的延伸。”

' G* W* h) h* D( M(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N4 p3 h6 K4 A; t
( `4 s7 n) p* G+ v(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T& r2 K" g7 k4 B
) ]% T0 V/ T' X/ U9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a' U0 p) R+ y
1d697c529314019cd97ac42bcf3cd67e.jpg

: i, ~7 w) j* P1 i$ z(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1 B6 d) d0 t; H+ b) e
顺着李宗盛的那口井往下看,井底坐着一个人。多少年来,这个女人一直是李宗盛创作的源泉,也承载着李宗盛井底最隐秘的欢喜悲忧。

1 S8 O4 f* Y% H8 I(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8 }* O+ {1 S4 ?$ {
这人自然就是林忆莲。

2 c5 x0 q2 M8 ~/ u(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m: s. q8 P  V1 ]
3 I4 q" {! O* Y(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 `- S. ~" t' z
认识林忆莲时,李宗盛已有家室。妻子朱卫茵是香港知名DJ主持人。李宗盛经苏芮介绍认识朱卫茵,一见面就问:“你会打台湾麻将吗?”搞的朱卫茵索然无味。幸好有苏芮在场,不然事情早黄了。分别之后,两人开始频频打越洋电话。2年后,李宗盛一个电话打过去:“我的电话费快用光了,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一是分手,一是结婚。”1988年,朱卫茵离开香港,前往台湾。

" ]$ G1 M% f2 k(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z( m4 W0 P5 s9 z) ?
; ]4 N% l4 s( O6 n" D(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4 Y' j* X9 M( `
而那时,李宗盛正在事业上升期,身为滚石副总,手上一大堆案子。他曾写过一首《和自己赛跑的人》,鼓励和他一样不被人看好的张培仁。由于20岁之前一直被瞧不起,如今终于迎来春天,哪能不拼命。工作繁忙,聚少离多,1989年他就写过一首叫《我的未来,我的家,我的妻》,在里面说:

( l# {9 C" b$ w- U! `- b(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 |$ s/ K" m( Y' `
, E8 |8 J9 e, \'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W/ d( J& D1 J- [
“星期六的晚上,你会在哪里,是该陪太太在家里,还是一个人出去……她自从结婚以后,每天都在问我,哪时候回去。”

1 m& ]: @; J/ K2 d6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N& l% z: W9 H) I
后来朱卫茵回忆,李宗盛帮陈淑桦制作《梦醒时分》时,大半夜还在家里编曲,整整十个月,都是朱卫茵独睡,“仿佛过了十个月没老公的生活。”

: P2 [& y: K2 I0 R+ [+ v(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 [. ~5 d- A# u. s
( U, c/ d" b6 a(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8 C' U1 A" B2 _
日子消耗了激情,白月光变成饭粘子,朱砂痣成了蚊子血。

: K) e9 E1 d1 W+ t( A4 n(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R0 h* ]* y* D) a+ H4 _
04d32b83f1a12c7eb662954b6073cb19.jpg

9 e7 U# y6 \8 u+ O1 q(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R3 M% f0 J9 ~0 }
+ `$ x9 K" O,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7 K0 |3 V& ~3 f" H: _
每天忙于工作,和朱之间的情感也日趋平淡。而就在“真的以为人生就这样了,平静的心拒绝再有浪潮”时,林忆莲出现了。

! y: t" V! U3 S!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Y8 K; N  Q! }9 T
当时有人将林忆莲推荐给滚石,刚把《梦醒时分》卖到百万纪录的李宗盛压根儿没放在心上。林忆莲转投飞碟唱片,飞碟也不是吃素的,立马推出《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令当时求胜心极强的李宗盛十分懊悔。李宗盛发誓无论如何要把林忆莲挖回来,于是绞尽脑汁写了一首至今令人唏嘘不已的经典,名叫《当爱已成往事》。

9 l' H% m$ A6 o2 T(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0 P. \0 N/ [) k& s
' ~/ C! j: ]; g(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3 V+ j1 H$ {( \! l
林忆莲瞬间就被小李给俘获了。

& H: K4 U( n)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6 y7 H" |/ b" R5 l. s7 c
4 Z0 K" u1 @8 K2 N(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8 c8 \9 z& s! v
慢慢地,两人就从互相欣赏,变成了渐生情愫。由于合作关系,媒体捕风捉影,朱卫茵起初并不放在心上,但很快,林、李二人的情感就不受控制。1990到1994年间,正是李宗盛的创作巅峰。赵传、陈淑桦、周华健、张信哲、张艾嘉…一大批的当红歌手等着他写歌,精力上可谓极限透支。

- o5 l( |* E6 K% |+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K& ?+ l5 o( y: q( k1 ]
( k/ D; ^2 o7 F' i(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1 n- d/ S! h' W, N
多年后,做客好友王伟忠的节目时,李宗盛说:


* y1 ?6 z/ t; U; \$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6 i' b; g, N& F% x! V
“别人以为我很轻松,其实不是的,每次做一张专辑都好难。卖了五十万,数字摆在那儿了,下次就要八十万、一百万。写一首爆红的歌,下一首怎么办?天天为此绞尽脑汁。那时候写歌,都是挖空了心思,甚至到录歌了,词都还没出来。所有人都看着你,你不能往下坡走。我好不容易才坐到那个位置,其实很害怕,生怕这一张搞砸了,我就又要回去送瓦斯了。”

+ m1 A) {! h* f5 j#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9 Q2 g, n5 h8 k$ K
9 p0 F; y. i5 s(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 Z+ I& R9 Y' \3 P
早年不被人看好的经历,让李宗盛背负着无比巨大的心理压力。在滚石那两年,几乎像个机器人一样运转。终于在1994年,他选择了逃离。

5 T2 x; c8 W4 I  D+ f(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o8 y" t% j: c0 t
4fa5e9c1aeed4943801018dc96ed99f9.jpg

3 {. X5 X1 p! Z/ i( Z(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k' v, M: O! K. a; x
. ], m3 N: n; B- j(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X" T$ \* w0 z
1994年,李宗盛举办“暂别演唱会”,宣布要离开一段时间。在那场演唱会上,他和林忆莲合唱《当爱已成往事》。那一天,长相憨厚的李宗盛眼里露出狡黠的光,林忆莲一上场他就高兴得手舞足蹈。不知坐在台下的朱卫茵是何心情。演唱会一结束,李宗盛就离开妻女,前往加拿大。日后已是老李的他回忆说,当时只想急着逃离一切。想来一是逃离滚石,二是逃离感情漩涡。

" a- R5 m) u  r2 M' s(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1 e8 G& }# u/ ^2 V5 |4 U
. `# f& i# G" G5 K(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6 c  N+ b# y) c+ D
但终究还是没能逃掉。

! R: L, ]! {$ N(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s! }1 Y4 ]9 z
1995年,林忆莲发行加入滚石的首张专辑,其中一首《为你我受冷风吹》,据说就是李宗盛的亲身体验。次年,李为林制作《夜太黑》。半年后,他与朱卫茵离婚,与林忆莲的恋情,早已成了圈内公开的秘密。

2 C4 E" g, r3 D  r'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U- S3 l! |$ v8 _2 `' \
% u3 e  K) f/ q(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6 H9 v6 y" R( \  _- `  h
1998年2月,林、李二人终于步入婚姻的殿堂。原以为金童玉女,会碰撞出更绚烂的火花,没想到两个艺术家一起生活,换来的多半是龃龉和消磨。婚后一年多,林忆莲差不多变成了家庭主妇。相夫教子,朱卫茵能做到,充满独立意识的林忆莲可做不到。一年后,她便重返歌坛。同样是那一年,在给莫文蔚制作的专辑中,李宗盛写下了那首著名的《阴天》。

3 f+ r( }7 G/ M(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k+ {$ W- _* P* L
: W  ?2 q( A/ A" E" Y(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x1 O3 G/ J+ M3 n
按小李写歌的尿性,那些词不会是凭空臆造。

! j7 Z+ q( O" d(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J: K: c# F' K- f1 R/ I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9 {! \: ]2 V7 A(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y! A( \  u/ I
6 ^. M, M0 R" h0 v5 w7 C(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6 |% N3 F3 F6 e+ V; _
2004年7月,李、林二人先后发表离婚声明。

; n) z/ }6 V, c(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E; r6 y7 ~  `. }
* [4 t- T! V' }+ B(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0 x$ e) i& q2 {1 a* Z% h
和写给前妻朱卫茵自传的序言一样,李宗盛引用了《领悟》里的那句话:“我们的爱若是错误,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

( r  |+ ]" y! Y  p(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Q) z  u0 \9 T+ Y% u
. |& e* J1 L$ G, N(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1 H" o8 V$ S* z* a
世间恩爱会,无常难得久。


当时那美轮美奂的月亮,无论代表了谁的心,打动了谁的心,结局都一样。

! R% L% }& H+ t' D3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Z9 I. x" }; V5 ^
. j4 x2 o) u7 s" b(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4 \+ i; @1 g, m4 q
! \1 [7 M# V6 O( C- G(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4 X3 q1 S/ X7 g
25efd167bcbe87dedbd325c9ec910da7.jpg

0 q/ ?9 V" g% x(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i5 @$ a( q* g
2000年,李宗盛遭遇事业低谷,离开了工作17年之久的滚石。制作人的地位,不再那么高高在上。他的一些老派作风在商业上被视为不懂变通。同年,林忆莲转投百代,一首《至少还有你》红透半边天。为她写词的那个人,不再是李宗盛,而是林夕。那时节,于李而言,一切都处在崩塌之中。

0 l3 F; _& S* M(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8 ]- M9 y* s/ O. ^# v* Y
* a; P, [  n( I(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 I# \$ ~' z  l0 @
属于他的那个时代,正悄然离去。

9 \  W, Z4 e0 _, B/ o1 e(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Y: M, U$ a5 Q& S
7 o2 U1 ]' N2 d5 j5 F7 X(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7 ?, m/ a# I" p
2001年到2004年间,处于人生低谷的老李辗转去上海、北京。他在散文《我的三个家》里说自己是个“拥有大量时间却无所事事的人,跟那些蹲在桂平路上等待工作的民工并无二致”,形容生活“像一碗隔夜面条一样松垮肿胀”。去北京时,觉得北京大得令人发慌,望着全新的录音器材发愣。

0 h$ R$ Y0 X; l+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6 `) S, u' s0 d" G
+ Q4 g9 A) s7 q% K" o; j(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 q6 r% Y4 B, b
纵有千万才情过手,说到底也不过是凡人。


& \9 v0 W/ i! j/ l% H(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C: n7 ]( Q# L. G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 [0 M6 z0 |" t' Z4 f(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f2 _7 ?, t! P
457695c3101d822c8a90436c36957765.jpg

; S! v# w4 ?+ S1 l1 _(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 j+ \5 }# D
8 o2 X! x3 `6 f(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6 Y" h+ m0 ?8 V7 |
好在老李没有颓,暗淡无光的岁月,他不是没经历过,无非是重头再来罢了。年过半百之际,打量前半生,似乎总是在为他人做嫁衣,忙着把一个又一个歌手送到最红的那个位置上,还没静下心来想过为自己做点什么。来到五十岁平静开阔的路面上,观望四周,时代不再,歌者不再,心头放不下的,还是跟音乐有关的事。老李想了想,不如做吉他吧,是吉他改变了我的人生。

* q+ _9 K& b% m/ O(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 k0 s: T8 g7 n
, D0 d8 `; g$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V& v' c6 X- f: |
就这么着,他创立了“李吉他”。

( L. Q/ n5 g5 n( C(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t+ \* `% g& k
那之后,李宗盛近乎封笔,再没怎么写歌。他离开乐坛的2000年,在一家只有四个员工的公司里,一个叫杨峻荣的人,发现一个戴鸭舌帽穿短裤瘦干瘦干的小子很闲,开始以为他是在公司里混日子的,等听了他的作品之后,才发现这他妈是个天才,立马答应要为他出一张唱片。这个小子,名叫周杰伦,那张专辑,名字叫《JAY》。从此,风靡华语乐坛的音乐就和李宗盛关系不大了。他留给乐迷的,只是穿越岁月铅华后耳旁响起的浅吟低唱。

$ \1 s6 C. `. C' V*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P6 r! s: v, K; q
; v& ^+ H( k* R" A(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8 W6 V/ A5 B$ @
可真要以为他不行了,他一出手,还是那么老辣,一字一句都能击中人心。

4 H& h5 ^6 r8 s9 d2 E(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7 w/ b& y2 p# B1 u6 v
3 y; X; A/ B6 x(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7 C/ i0 `' D% @; z3 U
沉寂数年后,李宗盛交出《给自己的歌》,直接摘下金曲奖最佳作词、作曲和歌曲三大奖。两年后,发布单曲《山丘》。在《山丘》里,李宗盛仿佛有心要评述半生功过,从创作到女人再到友谊,寥寥数语,一网打尽。一句“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把多少历经沧桑的人给听得浑身打冷颤。

1 H2 o# d0 @/ Z- e(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9 V2 ]. R6 N& G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8 u8 B1 Y9 z/ f1 x7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L4 d* B* b4 J
4 m- l. n( A" o(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r/ M! }- Z+ P2 G- G
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 \% v" B, ^9 H; D(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P, F# l: K, r" c4 E
e272c87d885c97f0db274cf7b2006f87.jpg


+ N; i4 G: {' j7 @)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9 l1 ?; D  U1 ~/ t
1992年,李宗盛写歌对林忆莲说“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待到2011年,在人生经历19个风雨春秋后,他对自己说“该舍的舍不得,只顾着跟往事瞎扯”。可见从小李到老李的那些岁月里,李宗盛到底是没能释怀。

; |0 f# q# l+ A(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4 n- c+ r8 g4 V
$ a* M1 u  w, _- l(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9 r0 M7 o' H+ B; p
哪怕他在上蔡康永的节目时,随口吟出一句“只有妹把我,哪有我把妹,若无把我妹,我就早点睡!”,但每到唱《爱的代价》,还是难掩泪水。这个男人活过了50岁,憨厚的外貌和狡猾的笑容背后,还是一颗敏感的心。

, G+ G1 X' I. W, K# N(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g  }5 d: M2 u* k: P
他一直在往最深的地方打井。

4 }6 Z# I/ e3 p(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p% l3 S' H. E3 ?
根本停不下来。


! B- }& e! w# p$ ^5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A0 T7 C9 [/ g7 p
2014年台北演唱会,通过大屏幕,李宗盛再一次与林忆莲唱起《当爱已成往事》,唱到“爱情它是个难题”时,忽然哽咽,用手捂住了嘴。事后记者问起,李大哥说那不是哽咽:“是因为上台前吃得太饱,打嗝。”


. h; ?0 [9 N# D(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I8 Q2 s6 y/ h' a/ t# A
你看,都快60岁的人了,还要“骗”自己。

% Y3 \' d# N& G& S#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m; U6 {& G* }" H
% B  d2 V! R9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E5 Y4 }' C' `4 S$ p
这不禁让我想到电影《比海更深》里老妈对儿子说的话:“人走之后,再思念都是枉然,还在的时候要好好那个才行,男人都学不会珍惜当下,总是在追逐失去的东西,梦想着无法实现的愿望,把自己困住,怎么会快乐?”

3 x% ^( f* d%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E; m" p% q6 a# s
4 n) c* ~: r1 C) B7 G(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o" w% k& a3 F# R
道理是这么说,可人们又有几个时候,真能放胆看着大河弯弯,嬉皮笑脸地面对人生的难呢?尤其是李宗盛这种情种级别的。

9 A* Y/ {( U. N(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5 H% t  X' k+ ]! q
7f363b1094455acba757db108b8d08ca.jpg

) t* Y/ u* Z( h6 I(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3 [. s" Q% h# a
法国作家莱昂·布洛依曾写过:“人们心中有着尚不存在的地方,痛苦会进入那些地方,使之能够存在。”不同的是,有人痛苦进入的门槛高,有人痛苦进入的门槛低。

  ]: h4 c/ z* d4 \  P(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8 Q9 T+ k2 m5 Y* X
有人的痛苦进入了,稀薄如烟云,有人的痛苦进去了,绵延如山丘。

# Z( [3 K% g# d  a# V$ H(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J. a, d$ J5 r! `
! |1 R1 [6 j6 @) D(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7 I$ R. c* e7 y
很不幸,李宗盛是后者。

0 Y1 Y- |# C5 F(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7 T- \- ^$ x8 Y
$ S' K% ~3 o3 r  V: a(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x2 C$ t6 r9 D
痛苦是他,金句才是他。

! O, w: `: }! V; S(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3 v- {: }' z2 |$ u
. W. Z8 Z" l2 d: v;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U" x& F6 y! _4 \
这,恐怕就是大师的宿命吧。

5 S0 C7 D) A6 t$ c(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w) Q0 I  L/ K5 a! Y
8 }- y) @& s1 O  e(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A8 U' \; r. [$ \* b
  • TA的每日心情

    2014-5-22 17:03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9-3-20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年少不听李宗盛,听懂已是不惑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3-20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痛…是一辈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3-20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歌词历历在目,岁月哭笑如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3-20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他的一路坚持,才有了今天的传世经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3-20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刚开始在社会立足都难,到没有妹把我我就睡大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3-20 13:14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3-20 14:31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一场游戏一场梦,梦醒时分在把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

    信息产业部备案:苏ICP备05014191号 经营性ICP许可证:苏B2-20110445 Powered by 濠滨网,© 2001-2013 0513.org All Right Reserved.  

    投诉争议 技术支持:第一互联 GMT+8, 2019-4-19 05:29 , Processed in 0.390547 second(s), 38 queries , Memcache On. 站长统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