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濠滨论坛

查看: 35666|回复: 0

[攻略游记] 周庄游记:浓墨重彩的古镇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9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u! S$ j3 S) @2 u(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h2 f- v5 m0 n8 \* B
处暑了,暑假可怜见的没剩几天。然而一直以来,我的游历远不及情深。我曾无数次的想过三潭之中湖心待月,想过断桥之上卧冰听雪,想过洛川神女明眸善睐,想过山阿伊人被荔带萝。想过姑苏之侧,小镇渔歌……
清早从苏州出发到站周庄,在小镇外的一家客栈落脚。好像是第一次造访江南的民居吧,这格局好像只从小说里见过。我们的房间在二楼,经过走廊,两边客房都开着门,床垫都台开来被阳光晒着,强光下好像能看见不紧不慢下落的灰尘,好像能看见尘垢都四散,好像能看见下一个客人因为感受到暖阳的余温而满足的神态。楼梯上的天花板很矮,向我们北方人上楼都是要低头的。打开房门,一切都是暖色系,紫底儿滚金边的床旗、暖黄天鹅绒的窗帘、一灯如豆古韵盎然的壁纸加上藤编椅子草编筐,一切都亲切地感觉像是自己在民国的江南安了个家,怀着这种莫名的民国情怀,躺在床上,想起了张爱玲写“生命是一袭华美的长袍,爬满了虱子”,常摊开心扉任阳光曝晒进来吧,丑陋和不堪都会消散。
从房间出来拎着裙子登上十一级只有半个脚掌宽窄的楼梯,穿过储藏室便是豁然开朗的天台,一杆杆石柱子上拉着铁丝,一条条被单带着阳光的芳香,抬手拨开层层单薄的“阳光”站在天台的一角,俯眼看,是她,周庄。
渔歌摇橹,荡开吴侬声软;孔桥曲水,轻雨微湿薄衫。奈何烟雨兀自满江,惊了画坊弄堂。水系纵横交错三千绵延,舟似聚墨浅砚挥笔染点,青瓦白墙黛影婆娑水间,棹似乌梅干枝沧涩缀点。桥洞下一篙涟漪微皱,划入烟雨朦胧。不舍船头风流,应笑客人多愁。莞尔笑说,暮雪白头。
1.jpg

' O8 L; t, v& @  d(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2 E8 m% |* m  R
弄堂里抬眼半开半闭的木窗,垂眼湿漉漉的青石板与中间阳光筛下半明半晦的狭长空间共同编织成了一个朦胧的境界。每一株垂柳记载着一段历史,每一块石板讲述着一段故事。凌霄之下阿婆啜着青梅酒追忆着曾经的岁月,晨曦里丁香般的姑娘撑着油纸伞款步走过揉皱了愁怨的雨巷……
周庄的风是静的,云是静的,水是静的,鱼是静的,空气被染静了,时光被染静了,客人的脚步也被染静了,却有碧波鼓动着,不然连安静都能听得见声音了吧。吵闹声是没有生命的,唯独路过一家大胡子叔叔开的画像馆,大胡子攥着一块老式的手机唾沫横飞,聒噪地说着些不文明的话,没有一个人愿意在他的画像馆前停留。这份静不是什么不和谐可以糅杂进去的,料想他也画不出周庄似水的流年,更画不出周庄人似水般温柔的眼眸罢。从来没有人在这里抽烟,明眼的火星和干燥的烟灰实在太不合时宜,若是愿意就来一袋水烟吧,烟圈渐渐便会氤氲到濛濛烟水中。阿黄和阿花从来不会露出尖利的獠牙,也不会发出婴儿哭号般的叫声,从来看不见它们迫切地寻找什么躲避什么或是仓皇地躲避什么。屋檐遮不住阳光了,便依偎在一起,若是拍在相机里,画面也是很美好的;光阴变换了,便再分头去寻各自的行当。说是行当罢,大抵就是寻个花架子睡下,客人看着喜欢,希望阿花和自己一样欢喜,顺着脑袋和脖子搔抓两下,阿花也很受用,乖巧地往客人手上蹭蹭,两颗心脏依着水波一起欢喜。
雨水是周庄的常客,它的造访总是一时兴起,因为熟络,自然不用招呼。这不,沈万三门前的铜牛背上的空气依约看不清了,是雨太小的缘故,小的连身形都影影绰绰,好算是院墙外的芭蕉被雨骚得微微而颤,我才紧走两步躲到出檐下了。正巧方才路过一处天井,说是赏雨用的,天色还早,便信步回去讨个雅趣。如豆的黄栌灯火在红灯笼里跳动,映着墙上的卷轴成了妃色,作为半圆天井里那株白日里看不出什么生机的瘦芭蕉的背景,这朦胧的画面又作为珍珠断链般鸭卵青色檐角落雨的背景,灯火、芭蕉、珍珠断链和我的目光一同簌簌而颤,仿佛前世一着月牙凤尾罗裙、远山黛、点绛唇的姑娘和我对坐,一去经年。出了沈宅后门,雨还在下,势头比刚才小了些。并不见有人打伞,若是换做家乡,不管多小的雨都是要打伞的,并不是因为矫情,可能还是雨水略微稀罕了吧,可正在沈万三家乡,自然是要入乡随俗的了。即便没有雨,石板路也像湿的,沏开几世尘垢,似与故人叙旧。
2.jpg

: A2 t( P$ [; Q3 m(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3 z, i* b# ]; ?% V; v
次日清早,想着今天就要告别小镇了,用完早饭便再一次走进来,想造访些昨天没经过的角落。有了目的就不停歇地向深处走,不起眼的门楣上一个更不起眼的石匾上写着“全福讲寺”。进门走过一根又一根红柱,仿佛转过一次又一次经筒,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总觉得这样红柱黄墙的搭配是可以使天命际会、风云变幻的,白色漩涡团的小圆窗正容纳了万道,包孕了天地。难怪不起眼,原来进来的是后门,正门便气派多了,五进大的石拱门,正经一个像样的空间,上香的、还愿的烟香袅袅、人来人往,呵!不过这是去多年以前的事了,现在的正门不知怎得,残败不堪,长满了荒草,怕是可以不声不响地和青天黄土为伍了,仿佛好多年了,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任你一一告别。
正门向东望去,全福长桥把讲寺和对岸的风景周密地分成了园林理论中不均等的两份。许多年前,那岸一定是踏歌踏舞、对弈论剑、河灯许愿的最好的去处。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不知道是因为盛产莲蓬所以爱食莲蓬,还是因为喜爱所以盛产,不论怎样,莲子和周庄的脾性是一样的,味甘、性平,不染、不妖。桂花糖藕和莲子清茶,一样的清香,却是一个苦一个甜,大抵是小时候喜欢吃糖藕,后来走出小镇,一年年听着《归乡》尝尽了沧桑后回到小镇便更想念莲子苦涩的味道了吧,一盏清茶斟慢浮生浮沉,填一口岁月旧日余温。
我想,我与周庄是有缘的吧,虽没有分得血液,却继承了命运。

2 B; o) L" Q( G1 q8 H(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 D8 r" g( L. R' Z, j- ]
4 X; Y, M/ V; g$ y(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1 X) ^5 F5 _5 ]3 O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周庄,我心中永远的浓墨重彩……

' T9 k0 A" m. p2 \(来自:濠.滨.论.坛 bbs.0513.org - 南通.濠.滨.网)1 n2 ?( P# y9 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

信息产业部备案:苏ICP备05014191号 经营性ICP许可证:苏B2-20110445 Powered by 濠滨网,© 2001-2013 0513.org All Right Reserved.  

投诉争议 技术支持:第一互联 GMT+8, 2018-12-16 03:41 , Processed in 0.214513 second(s), 25 queries , Memcache On. 站长统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