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濠滨论坛

查看: 318687|回复: 81

[随便港港] 一个老南通的少年生活琐忆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4-22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9 O3 {BBS.0513.org0 r6 ~4 c
+ qBBS.0513.org: {& D2 T' Q zBBs.0513.org8 V bd43d4641374fc01da0dd2d5b9d3dc37.jpg
9 QBBS.0513.org. `4 T! j
5 kBBs.0513.org" \& p$ Z- _bbs.0513.org/ b在西濠河之滨长大的我,对家乡的这条护城河有着一份特别的情感。时光荏苒,六七十年过去了,虽然那些老街、小巷、古桥、民居已在旧貌换新颜中没有了踪影,我也从孩童变为年逾古稀的老人,但一直家居濠水旁、生活在濠水边的我,对少年时代在西北濠河之滨度过的春夏秋冬,却有着抹不去的记忆。
& {% J7 [bbs.0513.org+ I1 G
* W) iBBS.0513.org' B* K濠# h* A滨4 m2 @- n论# v1 R/ G坛/ i" [
. ]: zbbs.0513.org, A! B
8 d5 Ebbs.0513.org. F, b# I* ]濠# |& C滨- S B Q论2 y坛- S二十世纪的四五十年代,我家住在南通城西门外彭家巷十八号的一个大杂院里。出前门走出曲曲弯弯的彭家巷,向北跨过几米宽的西大街,穿过祭坛巷或曹家巷,便可到达西濠河边上的西北河梢空地,站在停泊着许多小船的河岸上,向北看去是一片浩荡的水面, 远远地可以看到对河高岸上的红庙子,那是一座不大的土地庙,庙前两根木头旗杆上还常常飘舞着长长的旌旗。从家里出后门是江家园巷,往北走也是西大街。向南走不多远就是花岗石拱桥起凤桥,当地人都叫它丰乐桥。桥下的古盐运河——起凤河,终年流淌着进出濠河的一拨拨活水。踏着起凤河西南河沿的碎石路,走上一二百米便看到了横跨河口的“淮南第一长桥”跃龙桥。从大木排巷转弯抹角向西出巷口再向南,就可以走上高高的跃龙桥。过了这座长十多丈的大桥,西南濠河上的“五公园”,也就在眼前了。
! I5 L' s濠, x \滨( F论% e% _$ i坛! U5 y
! ^7 f/ Q濠3 u0 a4 `滨2 c: T# h论6 @' B坛6 p' ?; tBBs.0513.org+ ?" j
- Y来' A源:濠- i滨9 \论) S坛2 v( y
1 A来* ]源:濠4 S3 q滨) ^8 l论" a1 n坛3 b" V9 Obbs.0513.org$ n到了20世纪50年代中期,房东要收回彭家巷的房子自己住,我家就迁居到了城里的官地街四十二号,住得离西濠河更近了。从后门口的小巷里西行一二十米,越过环城马路就到了西北濠河的一处水码头。那儿是日杂公司的一个仓库,到处堆放着芦苇、竹梢、木板之类,河里还有大片的木排、竹筏。河边的水踏子、水跳板,是那一带居民淘米、洗菜、汰衣、挑水的地方。河畔的一些空地则是孩子们游玩的场地,也是我们到濠河里游泳下水的地点。
+ Abbs.0513.org* N, P* g
) yBBS.0513.org( H8 D$ g3 b2 abbs.0513.org ]. r+ B
" d; \BBS.0513.org6 s5 P
* W5 n濠" }: ?" \滨& k0 L( q论2 u坛2 b, M+ }5 @BBS.0513.org+ m7 B: \春天,濠河上刮起连绵的风,这是放风筝的季节。家门口起凤桥畔那个叫灰场的空地上,便飘起了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风筝、纸鹞。起先,我和弟弟们放学后,用旧洋袜拆成细线便去灰场上放“芦花鹞子”“豆腐佬儿”,看着小小飞行器东摇西晃地窜升,大家高兴得跳啊、叫啊,几乎忘掉了一切。当我们的纸鹞在高度上超过了其他的小朋友后,便觉得这些小玩意儿不过瘾了。后来,我们用芦苇破成篾片,扎了一只尺把长的“六角鹞子”,就觉得小小的灰场已经施展不开了。星期天一早,便从母亲的针线匾里偷拿一两只棉线球,一阵风似地向西北濠滨的查儿坝桥奔去。那儿沿河边有一处空旷的乱坟场,人们常在那里放几尺高的大型哨口风筝,彻夜的嗡嗡响声会覆盖整个西城区的上空,常常闹得老人睡不着觉,但那是我们小兄弟们很想去一显身手的地方。我们从祭坛巷向北,出养济院东巷北口就到了查儿坝桥。可惜好景不长,究竟是牵得过猛,还是棉线不牢,我们放的六角鹞子竟然断了线,乘着风儿忽忽悠悠地飘落到了濠河边。大伙儿又一窝蜂似的赶到河岸上,拾起遍体鳞伤的小玩意,无奈地哼着自我解嘲的民谣“鹞子上了天,落到城河边……”一溜烟儿地打马回朝。
. FBBs.0513.org+ ]
) t! r3 D濠& ]' s滨( o" D5 `论2 A9 ^坛! ~1 G- L. Nbbs.0513.org! d! m除了去放鹞子,查儿坝桥往北的濠河西岸,还是我们去北土山游玩的一条通道。如果星期天碰上了风和日丽的好天气,我们几个小兄弟就会早早出门,沿着濠西岸边的土路,向着北土山进发。偶尔,我们会停下脚步,去河边捉捉虾蟆乌子(蝌蚪),或是看看北濠河上的农家小船,只见戴草帽的青年农夫,手持一丈多长的竹篙子,一插到水底,只剩下尺把,得弯起身子顺手一推,才能把船儿推向前进。我们都十分惊奇,北濠河的水原来有这么深哪!有时,小船儿快速撑过芦苇滩时,会扑棱棱地惊起一群野鸭,大家也会惊讶地叫唤起来,待看到野鸭在濠河上空转了几圈,飞进了远处的苇丛,才继续自己的行程。
9 g/ I3 w濠 R滨& ?( e4 T论5 ]坛8 ^; A
7 NBBs.0513.org5 N6 ^; eBBS.0513.org Y
4 Qbbs.0513.org* ^. E
% S' iBBs.0513.org+ V* ]" V$ Fbbs.0513.org/ F; h过了红庙子桥,就到了郊野的乡下。农村小路的两旁,都是高高的沟岸草,拨开草丛才能见到清澈见底的河水、成群结队的小鱼,才发现对岸有石踏子下的水跳板,还有岸上大树下的农家茅屋。家里穷,我们没有零食可吃,小草嫩芽“茅茅针”也能使嘴巴咀嚼个不停;我们没有玩具,就用芦苇叶子包成个喇叭筒形的芦苇哨子,“呜噜噜”地吹个不停;有时还操着芦苇做成的长矛,一个个排着队形向前走。当我们来到了一大片的蔬菜田时,便看到那高耸的北土山了。其实,这个所谓的“山”并不高,一个用石头驳成的大土墩上,建起了一座城门楼子似的楼阁,加上上坡的几十级石阶,也就是个20多米高,只相当于如今四五层的居民楼。但在当时,空旷的田野里有那么一座高高的楼阁,已经是够显眼的了,所以在城里的北极阁上就能看到这座北土山(北土山是当时地方上习惯的叫法,我们长大了才知道它的正式名称叫钟秀山),山上的楼阁叫碧霞阁,垒土始建于明朝嘉靖、隆庆年间。我们经过路边的一座叫宝峰庄的尼姑庵,向北走不多远便到了北土山的跟前,从朝东的大门进入,没见有什么人看管。院子里杂草丛生,有几株银杏、松柏之类。沿石阶而上,两旁却有桃花盛开。进入碧霞阁的底层,三开间的大厅里空荡荡的,已经没有什么摆饰陈设。见两边有木板楼梯,我们几个踏着吱吱作响的楼梯,小心翼翼地登上了顶楼。四面的窗户均已残破,窗外的景色一览无余。
9 U$ cBBS.0513.org/ I
: T来3 ?$ y源:濠4 \3 U滨7 `论9 t$ x v坛8 z2 ?bbs.0513.org0 {8 o
- W6 bbbs.0513.org f
5 v6 hBBs.0513.org u, ]% u+ Q濠5 C滨& H论8 `坛9 O+ \朝北望去,广袤的田野一望无际,农家草屋星罗棋布,不远处有一条横贯东西的长长河流。据说这条叫横河的河道上,自古建有一座花岗岩拱形结构的横河桥,供人们南来北往。抗日战争期间,这座桥被日本鬼子炸毁,从此行人只能靠摆渡船过河。直到20世纪50年代末,横河沿线拓宽开挖成通吕运河的入江河口一段,这条被湮没的古河道就渐渐淡忘在人们的记忆中。
6 Jbbs.0513.org+ h5 g
; O濠# U8 i滨 ^6 F论5 k! S; B坛 h6 R# ~bbs.0513.org' n- K
2 eBBs.0513.org% X k- w
: P" b7 K来( `, |* O源:濠4 ~4 B9 S滨( Q, J论2 a% ^/ W坛" |9 M4 W- H来- a6 r源:濠! ~1 E/ r滨3 A3 {论# U坛: `! h朝南望去,南通的城北近在眼前,天宁寺的光孝塔、十字街的钟楼、更远的文峰塔等南通城的制高点建筑,尽收眼底。乃至十多里外黛色的狼五山,也一字儿排开铺设在南方的地平线上,令人心旷神怡。据说当年按照风水先生的意见,北土山也垒有5个土墩,和远处的五山相对峙,以保通州城的平安,但到20个世纪中叶,除了碧霞阁所在土山尚存,其余4个土墩已是踪影全无。到了20世纪的80年代中期,钟秀山碧霞阁被拆除,在那里建设了钟秀山烈士陵园。但当时给我们印象最深的,却是南窗下那几棵怒放鲜花的白玉兰,前院的绿色掩映中,那阳光下缀满枝梢的玉兰花,洁白无瑕,分外妖娆,毫不吝啬地让我们这些穷孩子,也来享受大自然的无比美丽。
7 t) MBBs.0513.org8 e
5 G B/ Obbs.0513.org% c5 `& GBBs.0513.org+ B
2 V' e来3 I4 I6 \源:濠+ T* T$ O滨 {( Y论) N/ N+ k坛) F7 }
4 G E W来 m源:濠! C滨7 ~8 D论4 {# l坛+ w8 X" L* l! w濠: C/ O滨& i, ]论+ A+ V坛% B从北土山出来,我们又会到旁边的退公墓去转上一圈。自号退庵的张詧,是张謇的哥哥,本地人叫他张三先生,他死后的墓园就在北土山正西约100多米处。占地虽然不太大,但四周整齐的围栏、水泥的墓道、磨石子的墓茔,还是有着大户人家的气派。我们所感兴趣的是那里面郁郁葱葱的树木,特别是墓园后面的几棵大雪松,那是我们比赛登高的好地方。这些雪松的枝干从离地面一二尺开始,交叉着一层层向上直到树梢,我们便各自选一棵树,吆喝着一节节地攀援而上,直到十多米的高处,坐在树干上遥相呼应,炫耀自己的胆气和本领。
& g" f( cBBS.0513.org" ~
- Lbbs.0513.org, g) P' l: jBBS.0513.org3 P
: O来. p源:濠' O4 V滨8 v论" _+ c5 Z坛& K! N
6 CBBS.0513.org9 A+ R5 I# i7 |bbs.0513.org. X1 Y) z这类冒险活动,是我们小时候的一种癖好。我们读书的跃龙桥小学对面,有一大片农田和一些农家的住房,田的西侧有一条宽阔的马家河,过了河就是明代户部尚书马坤的墓园马家坟。我们几个贪玩的同学,放学后常不及时回家,三五成群地从盐仓坝后面窜进马家坟。那里的墓园较大,有石人石马、牌楼牌坊,又有上面能奔跑的高高砾石围栏,四边还有灌木丛和高大的树木,好躲难找、好跑难追,是一个捉迷藏的理想场所,也是我们练习“飞檐走壁”功夫和在树枝上弹来跳去本领的地方。我们知道桑树的韧性很强,所以爬上树采吃桑果后,就会抱住高枝垂滑落地,虽然也有摔得鼻青眼肿的,但爬起来再上,乐此不疲,从不叫苦。如今回想起来,爬树登高是很危险的一类游戏。但也许正是这种摔打磨练,我们在以后的人生中,才有了比较强壮的体魄和战胜困难的勇气。
: R. Y来; M源:濠* I滨9 L( C# \论0 T坛8 u* y
# a来# e- C源:濠8 `滨+ Q/ O论6 i坛* C$ D/ Obbs.0513.org; E. `
0 d! b4 rBBs.0513.org( @
7 C$ hbbs.0513.org ]; ]: yBBS.0513.org: Y" P E夏天,是濠滨孩子们最为忙碌的季节,特别是在长达两个月的暑假里,游泳、捕捞、捉虫、下乡、乘凉,从早到晚,不亦乐乎,虽然一个个被太阳晒得皮肤铁黑,被毒虫叮得满腿疮疖,但这却是我们十分快乐的时候。
MBBS.0513.org' d- P
0 {% QBBs.0513.org0 Q3 J% j8 Gbbs.0513.org. E
1 M" u" ZBBS.0513.org- f
8 _% LBBS.0513.org" t" [濠2 m5 r+ h滨: O$ Z, x论/ e' e4 O坛$ L起凤桥河,是我少时经常游泳的地方。自古这是一条沟通濠河和通扬运河的主干河流,既有水上运输之功能,也有调节旱涝之效益。里下河发水了,部分洪水从通扬运河经起凤河流入西濠河,再分流濠河水系的各分支,或是经任港河下泄入江;如泰地区有了旱情,濠河从长江大潮引来的水,也源源不断地从起凤河输入通扬运河,帮助缓解内陆之旱象。因此,这是一条船只南来北往、河水奔涌不息的重要河道。因桥西的一块水面比较开阔,涨潮的时候,水质也比较好,适合游泳;虽然那里的船只较多,容易发生危险,但正是锻练我们胆量的好地方。
- Jbbs.0513.org+ g
t: G濠( I2 u滨5 C论7 h! n) i坛3 j! FBBS.0513.org9 |8 @
0 m濠% T滨 |论9 ~" m/ a坛; D
6 bbbs.0513.org" r( Z: n4 p5 k! KBBS.0513.org& o, E大暑天的早晨,涨潮了,江水来了。小兄弟们经常是喝上一碗薄薄的粯子粥,赤膊子、短裤头,就窜出前门溜到起凤桥下的水码头,一个个地纵身下河,加入到游泳的队伍中。虽然都是“扑通、扑通”的“狗爬式”,但我们却是如鱼入水,一会儿游到对岸,一会儿躲在农家菜船、草船的后舷下歇把力,偶尔瓜船上掉下个把坏瓜,我们也会捡来掏掏干净分了吃。看到有少年从起凤桥上跳水,我们也不甘示弱地冲上桥去,闭上双眼,用手捏住鼻子、护住下部,头朝上脚往下直插水中,一下子就进入了桥底冰冷的深水里,再使出浑身力气迅速上浮,大人们看了心惊肉跳,我们却是若无其事。有时我们还会乘船家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躲在大船的后面,跟着北上盐仓坝、端平桥,南下跃龙桥、小码头,有船跟就再回头,没船可跟就上岸跑回家。到家把短裤头一洗、一换,就拿起绑着袜筒自制捕虫网的长竹杆出了门。去跃龙桥南的芦菲厂、痘神殿后的小树林、凌家倒墙北边的河塘边……寻找树多而假粒(蝉)叫得最响的地方。等到一只只假粒(蝉)落了网,太阳已经到了头顶,该回家吃饭了。
1 Q濠# b滨+ W( U9 K论6 O* y坛/ x
, ~3 b) ]BBS.0513.org/ J* v) R4 abbs.0513.org( F) R
& rBBS.0513.org' C7 i8 Q
( Kbbs.0513.org8 R0 N5 E' ]" ]BBs.0513.org, K' M有一天下午,大家决定去西公园全昌机器厂的废铁屑堆去捡断了的钢锯条,回来磨成小刀,可以裁纸、削铅笔、做手工。过了西被闸不远,就会听到这家马路边工厂的机器轰鸣声。我们趁没人注意时,在门口的铁屑堆里悄悄地翻出几根断锯条,马上溜之大吉,然后就近到西被闸的水泥栏杆上去加工打磨。如果遇到长江涨潮,西被闸开闸进水,我们就会爬在栏杆上,饶有兴趣地观看这挺有意思的事情。潮来时,任港河的水位渐高,一旦和濠河水位持平,闸工便松开压住闸门的木桩,从两边下钢缆铁钩,用绞关把闸门木栓一根根地吊起,放置在闸边的空地上,越涨越高的江水就毫无阻拦地大量流入濠河。待到濠河灌满了,江水也要退潮了,闸工们又立即把闸门木栓一根根的放下,再压得实实的不让河水外泄。
5 ~$ G来) d. v源:濠! q- l滨0 U论3 w/ b0 D坛8 p
& SBBs.0513.org4 s1 r* B" S8 r来8 m" w源:濠5 v滨! y- i论& R9 {% N坛; h8 G
# fBBs.0513.org, r, @+ w
4 [ R濠0 I) x( z滨+ l论4 r: W# B坛+ G0 Z来0 p) m6 ?源:濠) o滨( s论4 ^' G坛' u4 A在江水进入濠河的时候,是渔人张开大网捕捞鱼虾的大好时机,这也是我们最感兴趣的事情。在西被闸的外口,两面都张有四角拉网,网角都用系在栏杆上的绳索拉住,放下沉入水中,过几分钟就拉起来一次。我们常听人们说:“十网九网空,一网就成功”,是说不可能次次都有鱼入网。但长江潮水来时,那真是网网不空,有江鱼、也有河鱼,如鳊鱼、鲫鱼、白条、白鲢……进了网都能拉上来,但有的鱼就得十分小心,如弹跳力极强的鲻鱼,进了网也有可能飞回水中,就得慢慢地收网,等到了网底想弹也弹不出去了。我们还看到网上过小河豚,那肚子一涨气像个白气球般浮上水面;还有钻在网里拉不出来的鳗鱼、钳在网上不放松的大螃蟹,让我们看得都忘记了回家。
( C/ J' dBBS.0513.org6 s
) `来1 |2 v8 K源:濠6 O滨) `论/ ^* R# ~坛5 C3 P! \来 l源:濠1 R2 G滨5 F论0 t( `坛: a
* l. G濠8 ~滨# H* Y论6 U5 |坛; ~
. v8 Y濠" Z滨, ~$ Y论1 y% [9 f坛& s. }. c' g来; O) M源:濠4 j8 q: y滨5 x; c论/ G4 X% u坛# o晚饭后,家里实在是热得待不下去,天井里也没有风,小兄弟几个搬起条凳,扛起门板,趁着天还未黑,赶紧到起凤桥旁的灰场上占个靠河边的好位置,搁铺乘凉。尽管灰场上暑气未消,几个人挤在一张铺上并不凉快,但也许是白天太辛苦,一会儿就都进入了梦乡。后来,听说跃龙桥上没有蚊子,风也比较大,有人在上面乘凉过夜。我也曾经去试过,但那桥板之间的洞眼,从身边走过人的脚步声,让我不能安心入眠,只好卷起破席子回转。
: b2 bBBs.0513.org# f/ b) t
8612ecf09dd495636ffa4142fc206758.jpg
- [来6 n, V源:濠 u滨7 R2 c* x论5 F坛: g5 j
3 L濠; q8 [滨2 i论# f! V坛/ {8 U, x) rBBs.0513.org: g1 f) P家搬到城里官地街时,我已经是个中学生了,虽然没有了小时候的任性和顽皮,但对濠河依然是一往情深。每年的夏天,我几乎天天泡在西濠河里,既可以消暑和锻炼身体,也可以为家庭承担一份责任。我和大弟在濠河里游泳,还可以摸河蚌、采蚬子。每人从家里拿一只木盆,用根长绳牵在手膀子上,下河以后游向河心有浅滩的地方,那里的水底有淤泥,脚踩下去碰到尖尖的硬物,就知道下面有河蚌,一个猛子扎下去用手轻轻一抠,一只蚌就到手了。有时河底还有成堆的小蚬子,用手一捧就是几十个;木排和石驳子上也爬满了螺蛳,一撸就有一大把。我们下水一两个小时,就能装上大半木盆。回到家中,先要用清水浸泡一段时间,然后劈的劈、剪的剪、洗的洗,饭桌上就有了红烧河蚌、蚬子鸡毛菜汤、五香螺儿等美味佳肴,改善了伙食,一家人也吃得高高兴兴的。
3 K来- i: D源:濠' _# W+ T滨' g! }; q论 r$ I坛% C
& j2 d/ p濠+ k滨5 ~1 i* i论, c# ?坛9 R# ?8 wBBS.0513.org7 @
# }濠7 l- [滨( ^论" A& d) L坛7 q
& pBBS.0513.org9 y9 a+ `$ R0 |来; Z- j" {源:濠# P滨: \: K: _论+ o/ M F坛. }! U秋天,开学了,天气渐渐转凉,濠滨孩子的游兴也渐渐地淡了。主要的喜好是钓鱼和捉蟋蟀。
; B7 Lbbs.0513.org) V3 z) ]
2 C4 m0 Obbs.0513.org' h2 c* z; e濠# M0 U滨, G# P# v论0 o8 x( R坛) l
) dbbs.0513.org: s9 n
& _BBs.0513.org2 a* G来. A源:濠& b滨/ o1 h论 I坛( h我家附近的西北濠河里,停靠着一扎扎的木排,木排与木排之间有些缝隙,这是人们钓鱼的好场所。由于没有什么风浪,投放饵料的位置不会变化,用个小凳子往排上一坐,耐心等待鱼儿上钩,是很闲适的事,所以总有不少人在那儿垂钓。不甘寂寞的我们,也从日杂仓库的竹木堆里抽出几支细竹梢,那是扎竹扫帚用的,虽然不长,但在木排上用来钓鱼却很实用。钩线也是自己动手制作,用缝衣针烧红了弯成钩,从家里针线匾子里的洋线球上抽线,剥出大蒜头儿中间的杆子作浮子,再把牙膏壳铅皮剪成条条校轻重,一根钓杆就做成了。虽然简陋,还有咬了钩的鱼经常滑脱,但兄弟俩半天钓上十来条银白的江水鲫儿,是不成问题的。
7 fBBs.0513.org' X4 D
5 {" EBBS.0513.org* Q1 m% q4 H; PBBS.0513.org3 g
0 y濠+ W滨/ u9 p论( P/ V坛/ y
" EBBS.0513.org1 e' T( f6 X来- _源:濠, l滨; ?9 H. |论0 F) T7 t坛3 E0 [深秋时节,濠河上空人字形的大雁匆匆南飞了,河面盘旋的燕子也越来越少了,濠滨角角落落里的秋虫就叫开了,唧唧声中最喋喋不休的是蟋蟀。星期天,我们到草地里摘上几根长长的蛐蛐草,把头子上揉捻成毛绒绒的,在巷子里寻找有蟋蟀叫声的墙缝,然后把草捻子塞进有洞眼里,不断地抽动和骚扰,蟋蟀会从旁边的洞口外逃。如果是两尾的雄蟋蟀,我们就会立即扑上去,有用小铁丝网子罩的,也有用手捉的,捉到了就放进小火柴盒子里。有时,蟋蟀三蹦两跳地躲进了砖头堆,我们会不厌其烦地把碎砖一块块地翻开,直至到手为止。我们把捉来的蟋蟀分别放进大大小小的玻璃瓶子里,然后让它们一对对的进行角斗,再按战绩有的淘汰,有的编上号码,根据外形特征取名,有什么“大头麻青”“鸟头紫背”“红钳黑翅”之类,还有从厕所附近捕捉到的称之谓“臭钳”等。得知邻居家的孩子养有蟋蟀,便会带上几只去邻居家挑战,如果能把对方的咬翻在地,又鸣翅高奏凯歌,那我们得胜的狂喜就无法形容了。蟋蟀的寿命较短,养在家里,给点饭粒,过不了冬天就会渐渐死去。
0 P7 R$ C濠% t滨. `- {论. [/ @/ D坛4 g
( h% O0 ^BBS.0513.org2 a+ a+ o* bBBs.0513.org& X8 J, E
$ @6 G7 ebbs.0513.org2 V' m
0 O: `. K来, Z- m* }源:濠0 A% B; c滨0 i论" G. q坛* r5 i% g! nBBs.0513.org+ h冬天,濠河周边特别寒冷。加上那时的贫困、营养不良、衣服不能御寒,使人感觉分外地冷。濠河结上厚厚的冰,好多天都不能融化。西濠冰封,一派萧杀,我们却不因寒风凛冽而躲在家中,听说西北河梢有人在那里打冰飘,就马上带了瓦片去参加,比谁的玩意儿在冰上滑得更远。不一会儿,濠河冰面的一角,就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砖头、瓦片和冰块。我们还去跃龙桥小学前面的小河上去练溜冰,因为那儿的水浅,冻得实在,不会开裂。但踏着冰块东溜西窜也是险象环生,往往摔得爬不起身来。然而,对我们这些穷孩子来说,在数九寒冬的季节里,这却是少有的快乐时刻。

% e# {: uBBS.0513.org, b
来源:江海春秋

点评

喜欢这类平民类的回忆文章  发表于 2016-5-9 12:10
一般的回忆文章,也许仅是茶余饭后聊天的谈资而已。年轻的低头族是不会关注这类闲文碎墨的。  发表于 2016-4-26 10:07
起码是55后。那个记忆是童年的。偶尔想想就好了。  发表于 2016-4-26 08:44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00 收起 理由
茶叶妹 + 10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4-22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4-8 00:03
  • 签到天数: 24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6-4-22 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4-4 12:0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6-4-22 12:15 来自手机WAP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4-4 12:0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6-4-22 12:15 来自手机WAP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4-22 12:36 来自手机WAP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4-22 13:09 来自手机WAP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4-22 14:08 来自手机WAP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4-22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10-5 13:55
  • 签到天数: 22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6-4-22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4-22 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6-10-28 11:01
  • 签到天数: 94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4-23 05:54 来自手机WAP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评

    作者自己说已是古稀老人了。  发表于 2016-4-23 09:4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4-23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4-23 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4-23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4-23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3-20 08:36
  • 签到天数: 12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6-4-23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4-23 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4-2-7 07:50
  •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6-4-23 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4-25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4-25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4-25 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4-25 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7-6 20:33
  • 签到天数: 12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6-4-25 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1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

    信息产业部备案:苏ICP备05014191号 经营性ICP许可证:苏B2-20110445 Powered by 濠滨网,© 2001-2013 0513.org All Right Reserved.  

    投诉争议 技术支持:第一互联 GMT+8, 2017-6-24 01:30 , Processed in 0.228570 second(s), 21 queries ,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